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传奇故事] 秃毛雁

[传奇故事] 秃毛雁

时刻:2018-06-07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1。争雁案
  
  明朝嘉靖年间,范崇光任新城县知县。他是个吃货,任职期间,遍搜境内奇珍异物,但凡能下锅的,肯定不会放过,人送外号“草包知县”。
  
  这天一早,范崇光正在后院看书,忽听外面一阵争持,扫了雅兴,唤过师爷周寅,让他去看看外面在吵什么,速速轰走完事。周寅去了顷刻,急急惶惑地跑回来说,那两个吵架的人不听他的劝,反倒越吵越凶,这就要到大堂上告状,请大老爷决断呢。范崇光直怪周寅太笨,连这么点儿小事都处理不了。这时,前面响起了鸣冤鼓,范崇光忙着换好官服,升堂问案。
  
  两个人拉拉扯扯地上来了,一边给大老爷行礼,一边嘴巴里还争论不休。范崇光一拍惊堂木,让他们先闭住了嘴巴。他看这两个人装扮不尽相同,小伙子像是乡野村夫,中年人穿的还算面子,像是有些来历的。乡下人究竟老实些,不会说得太离谱。他就对小伙子说道:“你先说说是怎样回事儿。”
  
  小伙子叩了头,忙着说起来。小伙子名叫宋昌,乃是凤凰山下的一个农民,打小喜爱舞刀弄棒,特别喜爱射箭,练就了一手好箭法,说百步穿杨毫不夸大。前几日,他遇到了县城里望江楼饭庄的于老板,于老板见他箭法奇精,就问他能否射到大雁,他愿以二两银子的高价来买。宋昌爽快地容许了。二两银子能买一头牛,顶他种一年田的,这个价码着实不低。他就带上弓箭,到凤凰山里的清凉湖去守候。今日一早,他见到有雁群落到岸边来喝水,就抬弓搭箭,射到了一只,赶进城来给于老板送雁。谁知路过大后街时,遽然冲出一条恶狗,抢走了大雁,三两口就吃掉了半只。他奋力扑曩昔,从狗嘴里夺下了半只,赶走了恶狗。他找恶狗的主人评理,让他赔一只雁钱,那主人不愿赔,两个人因而吵起来。
  
  范崇光转脸问那中年男人:“但是如此?”
  
  中年男人忙道:“的确如此。大人,我家的狗是吃了他半只雁,可他却让我赔一只雁,这就不对了。”
  
  宋昌急道:“一只雁是一道菜,人家于老板才给我二两银子的。你这恶狗吃了半只,剩余的半只做不行一道菜了,于老板不给我银子了,我是不是白丢了二两银子?这银子当然该你来赔!”
  
  中年男人大声说道:“谁听说过一只雁值二两银子的?比头牛还贵呀!你这便是讹我呢。”
  
  两个人又吵起来。
  
  范崇光既已理解完工作的来龙去脉,脑子就灵光起来。别看老百姓背地里叫他“草包知县”,那是说他好吃,不是说他脑子笨。他那脑子可聪明呢,肯定不是草包。他看两人吵得凶,就猛地一拍惊堂木,转脸对捕头说,去把于老板叫来,一问便知。捕头应声去了。范崇光拿过那半只雁来看,果然是被狗撕咬掉的痕迹。
  
  他眼珠儿一转,已然有了主见。
  
  顷刻之后,于老板就赶来了。他上得大堂,先给范崇光行了礼。范崇光就问他宋昌所言是否真事。于老板忙着允许道,是有这么回事。范崇光不觉一怔:“二两银子买只雁,你要做什么?”
  
  于老板说:“一道菜。”
  
  范崇光不由惊诧:“你买雁就花了二两银子,这道菜要卖多少钱?”
  
  于老板诡秘地笑笑说:“大人,这个与本案无关吧?”
  
  范崇光又指着半只雁问道:“半只雁值多少钱?”
  
  于老板看到半只雁,怜惜万分:“怎样就剩了半只雁呢?一只雁那是珍品,值着大钱,半只雁做不成菜了,那就分文不值。”
  
  范崇光对中年男人道:“于老板的话你可听清楚了?半只雁分文不值。那二两银子就得你赔。捕头,带他去取银子。要是没银子,那就坐牢吧。”
  
  中年男人忙着道:“我赔,我赔。”捕头带着他走了。
  
  于老板正要告辞,范崇光遽然叫住了他:“于老板,你留步。”
  
  于老板一愣:“大人,还有事儿吗?”
  
  范崇光指着那半只雁说:“把这半只雁给我做了吧。”
  
  于老板一愣:“只要半只雁,做不了一道菜。”
  
  范崇光一挥手说:“我就吃这半只雁!”
  
  于老板不敢再说什么,只好拎着半只雁下去了。
  
  2。雁之贿
  
  两个时辰之后,于老板派人给范崇光传过信儿来,说那大雁现已做好了,请他速去品味。范崇光早就拾掇停当了,想着那大雁的香气,早就馋得吞了几回口水。一听到信儿,他忙着赶到望江楼,于老板早就给他组织了一个雅间,备上了几样精美的小菜,还有一坛老酒。
  
  范崇光早就吃过望江楼的菜了,也没觉得稀罕,只动了动筷子,就单等着那道奇菜了。过不顷刻,于老板就端着一个精美的紫砂罐上来了。他刚一进门,菜未上桌,先有一股浓重的酒香飘了进来,混着一股异香。范崇光不觉叫道:“好香啊。公然共同!用白酒炖的吧?”
  
  于老板允许应是,揭开了罐盖,香气氤氲。范崇光伸筷子正要夹,于老板忙着阻止了他。这时,就见一个小伙计端着一盘白萝卜片急匆匆地上来,于老板接过来,把白萝卜片一股脑地倒入紫砂罐中,然后对范崇光说:“大人,请品味吧。”
  
  范崇光扒拉掉白萝卜片,夹起一块雁肉,放进嘴里,立刻满嘴生香,嫩滑中却又不失劲道,果然非其他肉类所能比较。他连吃了几口,这才放下筷子,喝了口老酒,关于老板说道:“果然是全国甘旨。却不知你为什么要倒入白萝卜皮呢?”
  
  于老板老老实实地说道,这大雁乃是天上飞禽,一经多年,肉味虽好,但未免太干太柴,一般的做法难以炖熟,只要用白酒,才干炖熟。但白酒一炖,酒味太大,倒把雁肉的香气遮住了,只要倒入白萝卜片,快速地吸去酒味儿,那雁肉的本味儿才干纵情开释,口味最佳。提到这儿,于老板叹了口气道:“要是整只大雁,滋味就更上乘了。”
  
  范崇光不觉奇道:“那又是为何?”
  
  于老板这才给他解说说,虽说是用白酒炖大雁,但为了压住酒气,他也要想办法,便是炖雁用低度的白酒,雁肚子里灌高度白酒,如此,雁肉也炖烂了,酒味儿也能吸走。现下只要半只,肚子里不能装高度酒,他只要把两种酒调和了来炖,作用就差了,雁肉不会特别烂,酒味儿也还稍存。
  
  听他这么一说,范崇光再细着一咂摸,的确如此。他不觉有些惋惜:“惋惜了,惋惜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