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风闻轶事] 火痴

[风闻轶事] 火痴

时刻:2018-07-24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光绪年间,永定镇上开着一家望河楼饭庄。饭庄的老板叫顾福山,面慈心善,是家喻户晓的大善人。
  
  这天下午,顾福山听说有个偷麻秆的人快被打死了,忙赶过去,给了麻田主人一两银子,才算把人救下来。
  
  顾福山命店员将那人抬回饭庄,又请来郎中诊治。待抓来药,熬好了送到那人嘴边,那人喝了两口,咂摸着嘴说:“药是好药,惋惜半途断了火,续上再熬出来,那药效就差了三分。”
  
  顾福山扭头望了望煎药的店员,店员说他方才正熬着药,听到厨房里唤他去搬柴,他就去搬了,回来时见火灭了,又点着了接着熬。顾福山笑道:“先生对火候这么考究?”那人道:“厨房里呀,火候是极为重要的,差一丝生,过一丝烂。”顾福山允许称是。
  
  饭庄的主厨名叫林二龙,一听这话,他心下不满,小声嘀咕道:“炒菜还得看厨子的手工,光有火候有什么用。”那人看了看林二龙,说道:“你今日晚上会被客人退回两道菜,都是不熟的,到时分你给我端过来便是了。”林二龙撇撇嘴,气愤地说:“你胡言乱语什么!”
  
  当晚,林二龙加倍当心,可不知怎的,他真的被退回了两道菜,且都是不熟的。他只好把这两道菜端给那人,那人倒也不客气地吃起来。店员把这事儿告知了顾福山,顾福山非常惊诧,忙赶过来问那人:“先生,你怎样知道大厨会被退回两道菜?”
  
  那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店员抱错了柴,这菜的火候就差了,天然是要被退回来的。”
  
  顾福山问道:“怎样就抱错了柴呢?”那人说,炒菜当用树枝烧火,店员抱了树根,烧出的火太旺,炒出来的菜外焦内生,客人天然要退。
  
  顾福山诧异地问道:“你连门都没出,怎样知道店员抱错了柴?”那人漠然一笑,说道:“店员进来时,身上就带着树根味儿,我就猜到他抱错了柴啊。”
  
  顾福山知道这是遇到高人了,忙谦卑地说道:“先生乃道中高人,能否点拨一二?”那人说道:“半个月后,我的伤就好了,那时,我再讲给你们听吧。”
  
  接下来的半个月,顾福山对那人精心照料,有时间就过来跟他闲谈。这才得知,那人名叫柳林,醉心于火,四处看望各种火材。
  
  那日,柳林见了麻秆,想着用此能够生出什么火来,竟忘了人家还要收麻,先去割了一些麻秆,成果被人痛打,亏得顾福山出手相救,这才逃过一劫。
  
  半个月后,柳林的伤好了,他在后院的空位上垒起了八个连灶,灶上放上了大铁锅。他对顾福山说,这八个灶各有用处,其间的七个灶可别离用来煎、炒、烹、炸、蒸、煮、炖,灶下别离放置不同的柴。顾福山看还有一个灶,灶前放着柳林割回来的那捆麻秆,就问道:“这个灶呢?”柳林说道:“这个灶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  
  顾福山听他话里有话,忙说道:“顾某弛禁,还请先生明示。”柳林说,同行是冤家,望河楼生意如此兴隆,只怕会遭人妒忌,暗下黑手。饭庄间的比赛,无非便是菜品,能协助望河楼渡过难关的,恐怕也是一道菜。顾福山忙问:“什么菜?”柳林却摇摇头说:“这道菜是不能说的。否则的话,你拿它去挣钱,就没有救难之功啦。”
  
  柳林开端烧火试灶,他一边往灶里添柴,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:“根炖干煮枝来炒,茎蒸叶煎树皮熬;鲜香何须用火烧,连灶烟囱吸火苗;泥鱼若遇禾中火,白玉房中成一统。”
  
  顾福山知道柳林念的是诀窍,尽管听不太理解,却也牢记在心。
  
  打那今后,柳林担任烧火,林二龙担任炒菜,两人合作之下炒出来的菜鲜香无比,让人满口生津。望河楼一时名声大噪,门客盈门,生意火爆得不得了,把顾福山乐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  
  这天,柳林买回了几斤泥鳅。他找来一个大瓦盆,打了满满一盆鸡蛋,又把蛋黄全都捞出来,然后把泥鳅放进盆里。
  
  顾福山不解地问道:“你这是干吗呢?”柳林说:“我要走了,给你留下点儿念想。店主,这些泥鳅你好好养着啊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分,千万不要动。”顾福山允许应了,并各样款留,但柳林却是非走不可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柳林就告辞走了。他那些本事,现已全部教给了店员。望河楼饭庄在永定镇一带,成了响当当的金字招牌,甚至连京城里的达官高贵,也不远百里赶过来,一饱口福。
  
  这天中午,几十个壮汉拥着一个锦衣华服的人走进店来。顾福山忙迎上前去。那人大大咧咧地坐下了,对着顾福山说:“你预备给咱家做点什么?”顾福山忙允许哈腰道:“我去叫大厨。”
  
  顾福山目睹这人的姿势,就猜到这人当是大内总管,服侍欠好,那就大祸临头了。他忙让店员去叫大厨林二龙,可店员找遍了饭庄,也没找到林二龙,顾福山的心一会儿就提到了嗓子眼儿。总管沉下了脸,拉长声问道:“咱家问你呢,你预备做啥菜呀?”
  
  顾福山只好把菜单报了一遍。总管一摆手,不耐烦地说道:“都是些俗菜,没啥特征呀。咱家这么大老远地来,你就拿这些打发我吗?”
  
  顾福山一咬牙,说道:“我这饭庄,本来只做家常菜,并无山珍海味。仅仅做得精密些,才有了薄名。您点出菜来,咱们精心肠烹制,您尝尝是否和别家不同吧。”
  
  总管转了转瞬珠儿,笑道:“咱家爱吃豆腐,你就做一道来吧。”
  
  顾福山登时理解了,这是人家设的一个套呀。林二龙是饭庄里手工最好的大厨,现在石沉大海,总管点了一道豆腐,不管他做成啥样,对方都能够说不咋的,然后砸了他的招牌。望河楼啊望河楼,今日算是走到头了。
  
  顾福山硬着头皮来到后厨,走到灶前,拿出一块豆腐,呆呆地看着,猛然间,他看到那一瓦盆泥鳅,再看看那个一向没用过的灶,遽然想到了柳林重复诵读的那个诀窍:根炖干煮枝来炒,茎蒸叶煎树皮熬;鲜香何须用火烧,连灶烟囱吸火苗;泥鱼若遇禾中火,白玉房中成一统。现在看到盆里的泥鳅和手里的豆腐,他猛然想通了,泥鱼便是泥鳅,白玉房便是豆腐,这是一道泥鳅豆腐!
  
  顾福山没做过这道菜,想先试试。他在锅中放入清水、泥鳅和豆腐,然后往灶膛里填入麻秆。麻秆一点着,锅里的水热了,那泥鳅却一翻白,死了。天呐,连麻秆都不可,还上哪儿去找更适宜的柴呀?
  
  顾福山重复诵读着那个诀窍,遽然眼前一亮:鲜香何须用火烧,连灶烟囱吸火苗。他从头在锅里放上清水、豆腐和泥鰍,然后在周围的灶膛里点着了麻秆。锅里的泥鳅受不了热,纷繁钻到了凉豆腐里!
  
  顾福山喜不自禁,忙把豆腐捞到另一口锅中,大火蒸制,待熟了今后撒上佐料,端给总管:“请您品味吧。”
  
  总管先尝了口豆腐,没啥表明,又尝了一口泥鳅,不觉允许赞道:“鲜,鲜呐!公然名不虚传!快去多做几个菜,咱家今日要吃个爽快。”他回头朝周围一个人说道,“谁说望河楼是欺世盗名?这道豆腐,咱家看江北就没人能做得出来。今后谁再在我耳根子旁瞎嚼,可别怪咱家不客气啦。”那人吓得面如土色,连连允许称是。
  
  几日之后,总管派人送来了一面金匾,上面写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:名不虚传。从此今后,望河楼的名声更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