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传奇故事] 攻城计中计

[传奇故事] 攻城计中计

时刻:2018-09-13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安史之乱被平定后,山城宁遥仍被叛将薛彪的残军占有,平叛总指挥郭子仪令儿子郭进率军平叛。
  
  大军抵达宁遥城下发现,叛军已将郊外村庄的大众和粮食抢掠进城,当地已无粮可征。郭进匆促派人回去追讨粮草,然后率军攻城。
  
  在将士就要登上墙顶时,叛军从上面垂下一排排枯藤,鳞次栉比,干硬難缠,枪挑不开,刀砍不断。郭进命弓箭手向垂藤放火箭,垂藤中箭着火,可火还未延伸,城上叛军就往垂藤上洒水,将火平息。
  
  郭进招集众将商议了半响,也没想出破解之策,只好将城池围困起来。这夜,天降大雨,山洪暴发,大军的粮道被断了。
  
  天亮后,有人闯营,自称是叛军军师何德。
  
  何德被带进郭进的营帐,一头栽倒,说他已两天没进食了。郭进给他吃了些食物,他才阐明来意。城里叛军分红江湖帮和内地帮,以薛彪为首的江湖帮原是响马,他本是当地的进士,只因开罪权贵,才归附叛军。其他内地帮原也都是良民,因受虐待才参加叛军的。现在城里的粮食都被江湖帮强占,内地帮和大众忍饥挨饿,内地帮现想受朝廷招安,他冒死投诚,只为把内地帮弟兄送回家。
  
  郭进不紧不慢道:“已然这样,你把要投诚的人带出来便是。”何德说:“内地帮弟兄虽专心投诚,可究竟参加了暴乱,能否得到朝廷宽恕,心里没底。他们想请大将军进城,代表朝廷宣告赦罪令,方可安心投靠,并做内应。”
  
  郭进让他先下去休憩,之后招集世人商议此事。有人说不如乘机杀掉何德这条毒蛇,也有人说杀了何德,失望的叛军就会作困兽之斗,眼下粮草将尽……听到粮草将尽,郭进烦躁起来:“必须在粮草竭尽前破城,否则军心不稳啊!”
  
  他皱眉思索顷刻,说道: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今晚进城。”随即叫来何德,与他约好三更进城。
  
  三更时分,郭进率一队战士到城门下,见门扇虚掩,他让一亲兵牵来一只狗,往门里一放。等了一顿饭时间,那只狗窜回。郭进抚着狗头轻声安慰:“莫怕,莫怕。”他又命亲兵:“放鸽子!”那亲兵从背囊中掏出鸽子,扔向夜空,鸽子悄然无声地飞回大营。时间不大,大营里亮起火光。战士们惊叫:“大营着火了!”郭进指令撤离。
  
  天亮后,何德又来求见,责问何以失约。郭进答复已到城门,因营中失火才被逼撤回。何德问何时再进城,郭进叹息说:“让失火之事一闹,心里忐忑不定的。”他让何德先回去,有了决议再派人送信。
  
  连续多日,郭进没跟何德联络。这日,何德又来了,啥也不说直接把提来的包裹解开。郭进一看,心惊胆战,本来包裹里竟是颗人头,正是曾在战场上交过手的叛将薛彪。
  
  何德道:“我是趁薛彪在府中醉酒杀了他的,江湖帮还都蒙在鼓里,一旦他们发现薛彪被杀,就会变成疯狗,不但内地帮会成为他们的刀下鬼,城里大众也要遭殃。大将军,再不决断恐怕要连累大众了。”
  
  郭进挥拳击案:“实不相瞒,如今大军已然断粮了。本将决计已下,只等进深山找牧民的人回来,让将士填饱肚子,马上举动。”何德一怔:“本来宁遥城周边有许多牧民,叛军占有宁遥后就都躲进深山了,只怕很难找到。”郭进说,近来偶尔看到草地里的家畜蹄印,才想到按蹄印找牧民。
  
  恰在此时,兵营涌进大批牛羊。去寻觅的战士陈述,躲在深山的牧民听说来清剿叛军的官军缺粮,都乐意把牛羊献出来。郭进大笑,说要让将士们打开肚皮大吃一顿,然后当晚三更进城。
  
  何德一走,郭进脸色顿阴,严令不得宰杀牛羊,违令者斩。众将不解:“大将军方才不是说让将士饱食的吗?现在怎样又变了?”郭进冷声道:“方才是方才,现在是现在。”这当口又有大批牛羊进营,总数已达数千头。已饿了一天的将士们,眼巴巴地望着牛羊。
  
  将士们包围到郭进身边,他想说些什么,可动动嘴什么也没说。他叮咛军需官挑几只衰弱的羊宰了,熬成肉汤,分给将士们喝,成果每人只够分半碗。军需官从汤锅里捞了碗碎肉端给他,他又都倒进锅里,和我们相同,只喝了半碗肉汤。
  
  黑夜降临,将士们忍饥列队动身。亲兵队依照郭进的指令接管了牛羊,将牛羊驱逐进暮色中。
  
  郭进带队径自闯入城中,只见大街狭隘,空无一人。正四处查找时,路口遽然亮起了一支支火把,照出一排排躲在盾牌后的叛军,房顶也有弓箭手。何德出现在巷口,冷笑道:“郭大将军,为把你诳进城来,我但是费尽心机啊。”郭进气定神闲地说:“你早就杀了薛彪夺了军权对吧。”何德惊问:“郭大将军怎样得知?”郭进道:“你带给我看的薛彪的人头是用盐腌过的。”何德道:“到底是郭大将军,洞察一切啊。好吧,我就把这场策略的始末给你告知清楚,让你输个理解。”
  
  何德道,薛彪是个有勇无谋的莽汉,这支叛军的实权早已落入他手。他鼓动手下杀了薛彪,取下薛彪的头腌制备用。他巧用藤条成功阻挠了官军攻城后,想出借机洗白身份的方案,便是捉郭进当人质,然后同郭进那可以左右朝政的老子谈条件,挟制郭老爷子撺掇皇上,下旨封他何德为此地之王,摘掉他背叛的帽子。而要使这个方案成功,就必须诱惑郭进入城。
  
  他深知只要让郭进信任叛军行将内讧,才可能把郭进骗进城。所以,他绝食几日,去官军大营演出苦肉计,用城里叛军分红江湖帮和内地帮的谎话游说郭进。前次差点儿就把郭进骗进城中,惋惜大营失火,坏了他的功德。
  
  郭进大笑道:“你知道那火是怎样烧起来的吗?那是我在城门前放了一只狗,那狗是苦心训练出来的,动作敏捷,嗅觉活络,狗进去嗅到你们伏兵身上的汗味,陈述我知道。我让亲兵放鸽子,鸽子飞回大营,留守的战士按我事前的叮咛,放火烧了一堆杂草。我见到火光就撤了,放这把火是为了给撤回找个适宜的理由,不让你置疑我发觉了你的诡计,好跟你持续演戏。由于这时我还未想出进城后破你匿伏的方法,就拖着你,你却急不可耐了,又抛出了薛彪头颅这一钓饵。巧得很,这时我找到了打破匿伏的方法……”
  
  何德奸笑:“你的方法便是让战士饱吃一顿牛羊肉,再让我宰掉吗?我的将士都善用短刃在巷子里贴身肉搏,你们用来野战的刀枪在这里底子耍不开。你的箭也射不穿我的盾牌。”
  
  郭进冷哼道:“我不但有刀枪、利箭,我还有一支奇兵。亲兵队,快调奇兵上阵!”
  
  城门口登时响起驱逐家畜的吆喝声和牛羊的叫声。官军闻声闪到大街两边,几千头尾巴燃着火绒、角上绑着尖刀的牛羊洪水般涌来。牛羊被烧得尥蹄子狂奔,横行无忌。匿伏在街巷里的叛军有的直接被疯牛豁死,有的被牛羊撞进角落胡同,挤成一团。有些人乱舞短刀短剑,却哪里招架得了官军从牛羊后边挥舞过来的长刀蛇矛,一个接一个倒地。
  
  房顶上的叛军弓箭手见状,被吓得队形紊乱,弓箭都掉落了。郭进急令官军的弓箭手朝房顶放箭,将上面的大部分叛军射翻。剩余的叛军匆忙窜逃,不死即伤。
  
  何德的腿上也中了一箭,见无路可逃,只得自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