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小小说] 听房

[小小说] 听房

时刻:2018-10-13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听房是咱们老家人闹洞房的风俗之一。每逢有新人成婚,典礼进行到入洞房这一阶段时,就预示着听房者该各就各位了。
  
  不过我从来没有听过房,不是我不随俗,而是我那时分没有资历——未满十八岁,是禁绝参加听房的。后来,我满十八了,就应召入伍了。
  
  到了部队后,我早把听房这档事抛到了无影无踪,可谁想到,我的第一次“听房”,便是在部队。
  
  有一年国庆节,咱们老班长的妻子来部队省亲。这位山东大姐性情正直,笑声爽快,很快就与咱们浑然一体。她还给咱们带来了家园的苹果、花生等好些土特产。副连长见此情形,干脆安排咱们办起了国庆节联欢茶话会,大伙儿边吃边聊,热烈极了。
  
  那天,老班长比咱们更振奋,振奋得都忘了去招待所订房间了,等他跑到部队招待所时才知道,国庆节期间,来省亲的人特别多,房间都住满了。
  
  副连长得知后,就要派车把老班长他俩送到百里外的市区旅馆。老班长看着妻子,正优柔寡断时,山东大姐急速摇头加摆手,说:“不必去旅馆,在连队有个空房间就行,不怕你副连长笑话,咱乡下人不必考究,在猪圈里就能抵挡一宿!”
  
  副连长摇摇头,说:“那怎样能行呢?要不你俩就到连长的睡房将就一下吧,连长到旅部开会去了,没个三五天的回不来,你俩就定心住吧!”
  
  副连长见老班长允许赞同,就让我把连长的睡房门翻开,顺便把室内卫生搞好。我翻开门,山东大姐却要自己清扫,我拗不过她,只好走回宿舍。
  
  深夜一点整,轮到我站哨。我穿戴整齐,提早来到连队哨位前,低声喊了一句:“口令!”可半响没听到有人答复,我认为上一哨的小胡去巡查了,没想到一回头,发现他站在哨卡不远的楼道口,正发呆。我小声喊了他几回,他没反应,我便悄悄走过去,一拍他的肩,严厉地说:“你不在哨位站着,站这儿干吗?”小胡一回头见是我,就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巴结似的指指连长的睡房,奥秘地一笑,小声说:“怎样样,你不去窗户底下‘学习学习’?”
  
  我一头雾水,问道:“‘学习学习’?啥意思?”
  
  “你怎样连这个都不明白?你在老家的时分,有人成婚,你没有偷偷地去听过房?”小胡见我摇头,就煞有介事地对我说道,“我爷爷说,传宗接代这种工作,不可能以身作则,靠的是偷学,成婚听房便是最好的学习时机。所以今日这个时机是可遇不可求的,赶忙去把这一课补上吧!”说完话,小胡打了个呵欠,回身回宿舍睡觉去了。
  
  小胡的这番话,说得我心痒痒,我情不自禁地看向连长的睡房,只见睡房内漆黑一片,真不知道老班长和山东大姐他们在干啥,我要不要去补“听房”这一课呢?
  
  暮色之下,好奇心最終唆使我蹑手蹑脚地来到连长睡房窗户下,我支棱起耳朵大半响,却没有听到睡房内任何动态。我正疑问间,却听到连队猪圈里,传来猪的骚乱声,我心说:欠好,难道那头待产的老母猪现在要产仔了?
  
  连队一百多头猪,都是由老班长一个人养殖的。国庆节前夕,连队考虑到老班长那新婚一年多的妻子至今没能怀孕的特殊状况,就特批他半个月的假,准他回家和妻子聚会,而此刻正值老母猪临产期,老班长忧虑自己回去了,老母猪没人能照顾,就自动抛弃了连队对他的特殊照顾。
  
  老班长的爸爸妈妈呢,见儿子没有时机回来,就只能让儿媳到部队来省亲了。
  
  我悄悄地从连长睡房窗下撤离出来,回身就往猪圈方向跑,还未到猪圈,就听到猪圈里传来老母猪短而粗的“哼哼”声,还有仔猪的“唧唧”声。我断定是母猪生了,便停下脚步,想想自己啥也不明白,仍是回去叫老班长吧!
  
  我再次来到连长睡房窗下,光明磊落地走上前,悄悄地拍了拍窗户,低声喊老班长起来,并告知他,老母猪生啦!可我连喊多声,里边便是没有回应,我就疑惑了:他俩终究在里边干吗?
  
  我急了,刚预备直接开门,死后却传来副连长的喝问声:“你小子在干吗!”
  
  我一个立正,匆促向副连长报告了状况。副连长看了一眼没有一点点动态的连长睡房,便让我和他一同先去猪圈看看。
  
  咱们来到连队猪圈,只见圈养那头老母猪的猪舍里,亮着一盏瓦数很低的白炽灯,灯光下,干草堆的一旁,老母猪正闲适地躺着,而十多只粉嘟嘟的仔猪,挤挤挨挨地窝在老母猪身下,有节奏地吮吸着母乳,好一幅美丽温馨而又朝气蓬勃的画面。
  
  不过,从草堆的另一边,传来一轻一重,均匀而又调和的呼噜声。
  
  我走过去一看,只见老班长和山东大姐两个人,斜躺在草堆旁,和衣而卧,睡梦中,两个人脸上满是高兴的笑脸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