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抢手的生意

[新传说] 抢手的生意

时刻:2018-10-24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陈三是个开私家救助车的年轻人。这天,他的车上拉着一位突发心脏病的老迈爷。伴随的老太太满脸感谢地说:“陈医师,谢谢你们啊,要不是你们来得及时,我老头子就风险了。”
  
  陈三坐在副驾驶位子上,说:“这都是咱们应该做的,治病救人嘛。”说完,他悄悄给司机使了个眼色。司机心照不宣,把车子拐到了邻近的一个加油站里。
  
  到了加油站,陈三摸了摸口袋,面露难色地说:“大妈,车子油不多了,要加个油。方才出来得匆忙,咱们身上没带钱,您能不能先垫一下?”
  
  老太太一听,下意识地捂了捂口袋,说:“陈医师,我身上的钱是我老头的救命钱,用不得,用不得。”
  
  “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医院了。”陈三边说边用手指敲着车窗玻璃,“咱们倒没事,大爷可等不起啊。”
  
  老太太一听,急了:“救人要紧啊,陈医师,加油需求多少钱?”“一千块就够了。”
  
  “要这么多?”老太太愤慨地说,“陈医师,到医院就十几公里路,哪用得了这么多?”
  
  陈三冷笑道:“大妈,您想想看,咱们这么多人大深夜不歇息去您家接人,回去不得吃点宵夜啥的?您老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  
  老太太这才听出来,這哪是加油的钱,这清楚是进医院的敲门砖啊!她理解说再多也没用,反而耽搁老头治病,只好愤愤地把一千块钱给了陈三。陈三接过钱,给车子标志性地加了点油,车子就朝医院开去。
  
  到了医院,把老迈爷送进抢救室后,陈三让司机开车走了,他自己则来到急诊室门口,朝坐诊医师使了个眼色,那人便动身走了出来。俩人来到一个无人的旮旯,陈三拿出一个信封塞给那人,说:“陆医师,笑纳,今晚的收成。”
  
  陆医师接过来,抽出来看了看,揶揄道:“你陈三是贼不走空啊。”
  
  陈三笑道:“这还不是仰仗陆医师把这么抢手的生意交给我做了?兄弟我感谢不尽啊。”
  
  陆医师说:“我也是替患者考虑,医院就两辆救助车,不够用啊,你陈三的私家救助车也算是功德无量。”
  
  “嗨,仍是您说话我爱听,陆医师,有生意了您记住告知我陈三就行,不打扰了。”陈三跟陆医师道了别,哼着小曲走了。
  
  看着陈三春风得意地走远,陆医师心里却很不高兴。这次陈三才给了他三百块,大头都让陈三给拿走了,虽然人力、物力都是陈三出,但没有他供给患者的信息,陈三到哪儿拉人去?更何况他还得敷衍医院里的巨细事宜,这么分配利益,太不合理了。
  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陆医师告知陈三去拉人的电话是越来越少,陈三是个聪明人,他察觉出陆医师对他的情绪越来越冷淡,所以多留了个心眼,派了个小马仔守在急诊室邻近。
  
  这天恰逢陆医师值勤,深夜十二点左右,小马仔看到陆医师急匆匆地跑到救助车旁,对车上的医师说:“快,苏源大路99号秦淮绿地小区5栋201室,有个患者哮喘犯了,状况很紧迫。”
  
  小马仔一听,立马给陈三打电话通风报信:“老迈,陆医师公然不给咱们通气了,都是让医院的救助车去接患者。咱们要不要争先恐后?”
  
  陈三恨恨地说:“当然要!没人帮咱们,咱们就自给自足!你把地址发给我,咱们马上去,赶在他们前面把患者接上。”
  
  陈三把车开得迅雷不及掩耳,他公然先到了,那位患者及其家族分辩不出他的车和医院正规的救助车有啥差异,匆匆忙忙地就上了贼车。陈三故伎重施,又在半路上把车开到了加油站,让患者家族掏钱加油。谁知这次的患者家族身上没带现金,两边僵持不下。陈三说没钱加油车走不了,患者家族说到了医院取出钱来就给你。陈三本不会善罢甘休,但患者的喘气声遽然加剧了许多,脸也憋得通红。
  
  患者家族更是怒气冲冲地说:“你们这是谋财害命,我老伴要是出点什么事儿,我跟你们没完!”陈三听患者家族这么一说,也有点忧虑,如果真闹出人命,这生意就算黄了。他只好暂时退让,开车朝医院驶去。
  
  到了医院,刚把患者抬下车,陈三就看到陆医师站在急诊室门口。陈三本想过去打声招待,不想还没等他开口,陆医师就怒气冲冲地走过来,质问道:“陈三,你是不是想挣钱想疯了?什么人都去抢?”
  
  陈三幽幽地说:“没办法,他人不给信儿,咱们只能靠自己抢了。”
  
  陆医师怒气冲冲地说:“你知不知道你去拉的是谁?他是我老丈人!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跟你没完!”
  
  “什么?”陈三有点吃惊,“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,陆医师你也早点告知我一声啊!”
  
  “我怎样知道你会去?”陆医师越说越激动,“陈三,我告知你,你这个谋财害命的生意今后别干了!”
  
  陈三心想:之前说我功德无量,现在又说我谋财害命,好话赖话都让你陆医师说了。不过通过这么一闹,陈三也知道这个生意是干不下去了。
  
  所以,陈三干脆把车子改装了一下,当成小客车跑起了租借。哪知道改装后的车子承重不比之前,这天他正拉着七八个人去城里,因为超载,车子在拐弯时侧翻了,客人倒没啥事,他自己摔了个头破血流,改头换面。
  
  路过的行人帮陈三喊了救助车,他躺在救助车上,看着医师、护理为他忙前忙后,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干的事是多么肮脏。他正在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,车子遽然停了下来。
  
  副驾驶座上的小伙子皮笑肉不笑地对他说:“老哥,身上带钱没?给车子加点油啊。”
  
  “啊?”陈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  
  小伙子持续说道:“咱们出来一趟也蛮累的,多了解一下。”
  
  陈三理解了,自己这次也上了贼车,这都是报应啊!他只好掏出了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。小伙子接过钱后,把几张红票子塞给了周围的一个医师,说:“给,今日的收成。”
  
  医师用手挡了挡说:“跟我还谦让啥,拿回去。”
  
  陈三猛地一惊,这声响怎样这么了解?再细心一瞧,这不便是陆医师吗?
  
  只听小伙子接着说:“别别别,亲兄弟还明算账呢。”
  
  陆医师笑了笑,小声说道:“你要给就把这钱给我那个‘哮喘患者’吧,要不是他装病演那一出戏,陈三怎样会乖乖地走呢?他要不走,你就别想干这个抢手的生意。”
  
  小伙子笑道:“好,我都听你的,姐夫!”
  
  陈三听到这儿,不由傻眼了,本来,从小马仔听到陆医师让救助车去接哮喘患者,到陈三争先恐后去接的那个“哮喘患者”,都是陆医师一手规划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