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其时方位: 主页>亲情文章> 爱情之后的爱

爱情之后的爱

时刻:2019-08-12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上海解放前夕,我的父亲和母亲走到一同,并非是因为爱情。
  
  其时,父亲受伤养病,纵队司令员到医院来看望他,刚好一位年青女同志也来看望他,司令员让警卫员以我父亲的名义,送上一双小号胶鞋,是师以上领导才干收取的那种,但被那位年青女同志从窗口扔了出去。
  
  司令员又在家设宴,请那位年青女同志吃饭,他苦口婆心地说:“老冯是放牛娃身世,从小没有爹娘,打了大半辈子仗,这样的老同志,不应照料吗?”年青女同志仅仅低头不语。
  
  “下个星期天成婚。”司令员的话近乎指令。年青女同志将司令员倒的一杯酒,一口喝了下去,那年她18岁。
  
  那位年青女同志便是我的母亲。
  
  新婚之夜,父亲才知道她叫寒英,纵队文工团团长唐克是她的恋人。
  
  为了这个家,母亲身成婚今后,再也没有提过曾经的事,她期望父亲可以安心,她把全部藏在自己心里,让时刻淡忘全部。
  
  父亲逝世后,这件工作又浮出水面。
  
  母亲病了,住进南京军区总医院二楼的病房。她当年的恋人唐克也病了,住进南京军区总医院四楼的病房。他们无论怎么也不会想到,50年后,竟会在这里相遇。
  
  在病床上,母亲认识了另一个女性——唐克的妻子陶馨馨。她以自己的宽恕与真情,鼓舞着母亲和唐克刚强地活下去。她买了一摞明信片,在我母亲与唐克之间传送着彼此鼓舞的言语。
  
  “寒英同志,你要为了孩子们刚强地活着。”
  
  “唐克同志,你有那么优异的妻子,我为你欣喜。”
  
  陶馨馨每天在二楼与四楼之间奔走着,为两个相爱过的人传递着友谊,传递着刚强,传递着爱。
  
  母亲被真诚的情感感动着,她尽力地活着。但,唐克走了。
  
  唐克在临终前,托陶馨馨将我父亲在11年前写给他的一封信,转交给了我的母亲。
  
  唐克同志:
  
  这些年来,寒英跟我身经百战,没有享过多少福……我要走了,请你有时刻多给她写写信,打打电话,劝她再找一个靠得住的人,能给她美好的人——就像你这样的男人。拜托了。
  
  老冯
  
  母亲把那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,眼泪流动下来。母亲将咱们四个儿女招集在客厅里,指着父亲的遗像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这终身独爱的人,便是你们的父亲。”母亲说得反常仔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