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亲情文章> 我那和稀泥的婆婆

我那和稀泥的婆婆

时间:2019-08-16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01
  
  连续十多天高强度加班,姜雅身心疲惫,每天回家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倒头大睡,什么事情也不去想,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些天老公崔鑫和婆婆有什么动静。
  
  直到那天,崔鑫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一会儿盯着姜雅,一会儿又起床去抽烟,和平时一向淡定的表现判若两人。姜雅觉着不对劲,便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。
  
  在姜雅接连催问之下,崔鑫终于道出了实情。原来崔鑫的姐姐崔萍急需用钱来填补生意漏洞,要向崔鑫借房产证做抵押申请贷款。他虽然不太高兴,但是抵不过婆婆一直念叨,这房产证就拿出去抵押了……
  
  姜雅听罢难以置信。虽说这套自建房是在婆婆的名下,但是当初造房子借款还款都是她和崔鑫在弄,好不容易这些年债差不多还完,可以过好日子了,婆婆居然拿出去给大姑姐做抵押贷款!姜雅曾经听婆婆提过一次,当时她就狠心拒绝了,但那都是两个月前的事了,没想到隔了这么久,婆婆和崔鑫居然背着她把事情办了。
  
  倒不是她这个做弟妹的不近人情,但事实就是现在生意不好做,她守住自家的房产也是为整个家庭着想,万一到时候出了纰漏,一家老小都要睡大街去了。
  
  姜雅气得活也不干了,噌地跳起来跑到婆婆卧室,也顾不得做媳妇的礼貌,直接质问道:“妈,大崔跟我说了房产证的事儿,既然你们事情都办了,我也没办法,但是你明天得把崔萍叫过来,把房产抵押的事明明白白地写下来,如果这房产真的遭殃了,她得賠咱多少钱,得写明白才行。”
  
  “小雅,这就是你不对了,崔萍是你们亲姐,做生意总有起有落的,不过就是应个急而已。亲姐弟,算得那么清楚干吗?”婆婆听了姜雅的话,显然很不爽。
  
  “妈,您这就不对了,我赚来的钱,全部投在这房子里了,家里欠的钱我也一起还了,你们处理房子的事儿,跟我商量了吗?”姜雅也急了,声音愈发大了。
  
  崔鑫见要爆发婆媳大战,赶紧上前劝阻,好声好气地把姜雅劝回了屋子。
  
  姜雅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,自家大姑子要做生意,她可以帮忙,但是被这样不声不响地欺骗,她心里不爽。崔鑫一遍遍地道歉,说他会去找他姐姐要保证书,让她别生气。姜雅的心情这才好了一点。
  
  崔鑫让姜雅别怪婆婆,瞒着不说的决定是他做的,因为他怕把姜雅惹毛了。
  
  “我妈之前觉得亏欠了我姐,所以这些年家里条件好一点了,她总想着能帮我姐一点儿。”
  
  “崔鑫,亏欠她是你们自己的事,一码归一码,不要混为一谈。你们这样和稀泥,没什么意思。”亲情这笔糊涂账,是怎么算都算不清楚的,这个道理姜雅当然明白,可是小账糊涂也就算了,房屋抵押贷款这么大的事,绝对不能糊涂。
  
  02
  
  崔鑫去找他姐要保证书的时候,姜雅也没什么指望,毕竟这种私下里写的保证书也没什么法律效力,她要的只是崔萍的一个态度。好在崔萍没说什么,写了保证书。
  
  可婆婆的脸色就很难看了:“你姐给你挣彩礼钱的时候,你怎么不想想你姐的辛苦?现在你姐要你帮忙,你要让她写保证书!”婆婆说这话的时候,崔萍其实也在场,听母亲这么护着她,心里一高兴,还帮崔鑫开脱:“总要照顾老婆情绪的嘛,崔鑫也难做的,我理解。”
  
  姜雅在卧室里听着他们说话,饭都不想出去吃了。明明写保证书是为了保障大家的利益,结果现在一家人都把矛头对准了她。
  
  姜雅越来越发觉,在婆婆的带领下,他们一家子都爱和稀泥。
  
  回想起来,婆婆和稀泥是有征兆的。
  
  姜雅刚和崔鑫结婚的时候,还在图书馆上班,工作比较轻松,就兼职在家里办了一个小的培训班,教几个学生赚点外快。
  
  忽然有一天,婆婆领着朋友的孩子来加入姜雅的培训班。想着婆婆给自己介绍生源,姜雅刚开始还偷着乐呢,可是一个学期的课程结束,别的家长早早都交钱了,就婆婆带来的那个学生家长,一点表示都没有。
  
  那天孩子家长来接孩子的时候,姜雅提了一下,说因为孩子是中途加入培训班的,所以费用可以少一半。
  
  “你婆婆说,你有的是时间带孩子,没跟我们说要钱啊。”那位家长很疑惑。显然,这个疑惑只有婆婆能解开了。
  
  婆婆一来,知道姜雅要收钱,脸都变了:“你带五个孩子也是带,多带一个孩子又不用花多少精力,怎么还收钱呢?都跟你说是我朋友了,你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!”
  
  婆婆对姜雅劈头盖脸一通训斥后,又笑嘻嘻地跟对方说:“我儿媳不懂事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  
  事后,家长也意识到不给培训费不妥,就给了一点钱,但远低于应该出的钱。姜雅只能无奈收下,也不好再说什么。后来找到更好的工作,她就把培训班停掉了,并尽量减少跟婆婆接触,免得出现矛盾。
  
  在别人看来,婆婆是好人,是好商量的典范。在这种标签的影响下,婆婆做事情更注重能否获得好名声,而不去真正考虑利益得失。
  
  因为拿房子帮女儿抵押贷款的事儿,婆婆现在天天被街坊邻居夸赞是个好妈妈。她自己心里是舒坦了,却让姜雅心里堵得慌。
  
  03
  
  房屋被抵押期间,姜雅每天的日子都很煎熬,就这样熬了半年多。
  
  所幸的是,崔萍还算给力,她的生意总算有了起色,之前亏掉的窟窿慢慢填了回去,外面欠的债务也一笔笔还清,她自己的生活质量也有了好转,原来开着的本田汽车,居然换了一辆雷克萨斯。
  
  那天,姜雅看着楼下停着的新车,心里五味杂陈,她在家里担着惊,害怕房子会被法院查封,崔萍却一天天过着滋润日子。这种天与地的落差,让姜雅心里很不平衡。
  
  更让姜雅难受的是,崔萍给婆婆买了一件皮草,一看就要好几千。这样的消费水平,让姜雅心里更加难受,因为她现在买衣服吃东西都不舍得花钱,崔萍却拿着贷款逍遥快活。
  
  那天吃饭的时候,趁崔萍和婆婆聊得正欢,姜雅提了一句:“姐,我看你换车了,那应该是有钱了,我们房子的事儿什么时候去处理啊?”
  
  “小雅,吃饭的时候,说这个干什么,不是还没到时间吗?”婆婆又出来和稀泥。
  
  “到时间的话,就有我们苦头吃了。妈,问总要问清楚的。”姜雅态度平静,反正跟婆婆急也没用,她要的是崔萍的态度。
  
  “等过阵子我有空了,就去办。”崔萍有婆婆撑腰,并不着急,也不给准信儿。
  
  “过阵子,是过几天?”姜雅态度坚定,非要催出个时间来。
  
  那顿饭吃得不是很愉快,崔萍晚饭结束就离开了。
  
  婆婆还怪姜雅赶走了崔萍,姜雅也不跟婆婆恼,她直接把贷款到期日给婆婆看,然后说:“眼看着没剩多少天了,万一逾期,谁来承担责任?崔萍老公那边所有的债务,崔萍都还掉了,凭什么娘家这笔最大的债务不去处理?”
  
  “啊,我没想那么多,她婆家的事儿我也没问。”婆婆的态度有所转变。
  
  “妈,我不怪你偏袒大姐,但是,这房子的事儿马虎不得,你和大崔没办法出面催,我就当这个恶人呗。”婆婆听了,没有再说什么,算是默认了姜雅的说法。
  
  这之后,姜雅发现,婆婆其实也不是那么难沟通,只是很多时候,因为自己心里的偏见,阻碍了跟婆婆的沟通,以至于婆媳矛盾越来越大。只要自己撇开偏见,心平气和地就事说事,婆婆也是知道利害关系的。
  
  婆婆和稀泥,是希望家和万事兴,如果不是触及了底线,姜雅觉得也没必要去改变。但是房屋抵押贷款这么大的事儿,就不能用“和稀泥”这套了。有些账,还是必须算清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