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其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央企故事] 雕琢火药的“大国工匠”

[央企故事] 雕琢火药的“大国工匠”

时刻:2019-09-05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徐立平,男,汉族,中共党员,1968年10月出世,1987年9月参与作业,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固体火箭发动机燃料药面整形组(徐立平班组)组长。徐立平作业三十多年来,安身航天固体发动机整形岗位,不惧风险、执着据守、勇于担任,练就了一身绝技绝技,屡次承当急难险重使命,成为我国航天固体推进剂整形技术领域的领军人物。他把作业放在崇高方位,以严慎细实的极致寻求,以国为重的赤胆忠实,为火箭上天、导弹发射、神舟漫游“精雕細刻”,让一件件“大国重器”富丽开放,被誉为新时代“雕琢火药、为国铸剑的大国工匠”。
  
  在炸药桶里作业
  
  徐立平是“航二代”,爸爸妈妈都是老一辈的航天人,母亲更是我国第一批固体发动机药面整形工。从小潜移默化,徐立平也走上了航天这条路,骨子里也自然而然地传承了父辈骨肉里不灭的航天精力。
  
  1987年,不到19岁的徐立平技校结业后,来到母亲作业过的当地——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固体发动机整形车间。入厂教育第一课便是发动机焚烧实验,现场巨大的轰鸣声和腾起的蘑菇云,深深地震慑了徐立平,随后的安全训练更让他铭肌镂骨。
  
  固体火箭发动机的药面整形是一项世界性难题,再精细的机器也无法彻底代替人工。这个岗位的高风险性令人丧魂落魄,操作人员犹如躺在炸药包上,一旦呈现意外,一丝逃生的时机都没有!
  
  参与训练的搭档们都惊呆了,他们都没有想到,本来自己行将从事的作业,竟是如此风险!
  
  晚上,有个要好的同学找到徐立平,他们是同一批参与作业的。同学严峻地说:“今日参与训练后,我不想在这个岗位上干了,这便是在炸药桶里作业,太风险!”
  
  徐立平平平地说:“我没感觉到风险,我只觉得骄傲。你看到导弹发射、火箭上地利的情形吗?多么壮丽啊,看着就热血沸腾。你再想想,假如那壮丽的局面是由咱们的双手发明的,又是多么骄傲!至于你说的风险,这个岗位我妈干了一辈子,不也很安全吗?只需严守操作标准,就不会有风险。”
  
  同学的眼睛一亮:“是啊,风险是能够战胜的,但荣耀却不是想有就有的。”
  
  后来,在师父的指导下,徐立平从最基本的拿刀、推刀学起,在试件上重复揣摩和操练,下刀不能太深,切削要薄,用力要匀,更重要的是“心要静,不行浮躁,要心无旁骛”。他一刀一刀地勤学苦练,刀具都不知练坏了多少把。
  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徐立平的双手越来越有感觉,时刻长了,他只需摸一下,就能修整出契合规划要求的药面。0。5毫米,是固体发动机药面精度答应的最大差错,而徐立平整形的精度,不超越0。2毫米!
  
  挑选整形岗位,就意味着挑选与风险为伍,与死神做伴。药面微整形的特别性,要求操作时工房里最多不超越两个人。戴上护具开端作业后,只需眼睛在凝视,双手和刀具在移动,绝不能呈现一丝忽略和疏忽。夏天,厂房炽热难耐,推进剂特别的滋味吸引着大批蚊子前来,给操作带来很大影响。冬季,长时刻坚持一个姿态会让冻僵的双手麻痹,只能放在暖气上烤烤,再从头拿起刀具操作……这样的日子,徐立平一向坚持到现在。
  
  年青的心跳
  
  1989年,国家某要点类型发动机进入容貌研发攻坚阶段,接连两台发动机试车失利,又一台行将试车的发动机药面再现裂纹。为彻查原因,在没有先进探伤检测设备的条件下,专家组毅然决定,就地挖药,寻觅“病根儿”。
  
  就地挖药,意味着要钻进已装填好烈性推进剂的发动机焚烧室内,挖出浇注固化好的火炸药,挖药量极大,这在工厂仍是头一次。困难可想而知,风险更不用说。
  
  没有一点点犹疑,一支平均年龄30岁出面的突击队敏捷组成。这次使命的名单上,并没有还不到21岁的徐立平,但他自动要求参加。师父说:“这次使命是史无前例的艰巨和风险,你想好了吗?”
  
  徐立平说:“我想好了,师父定心,我一定能完成使命。”所以徐立平成了突击队最年青的队员。
  
  作业果然是史无前例的风险:狭小的空间,半躺半跪在成吨的炸药堆里,忍着浓郁而冲鼻的固体燃料药味,突击队员们用木铲、铜铲十分小心肠一点点抠挖。那一刻,他们毫无顾忌地把自己交到了死神的手中。为避免用力过大引起强冲突,每次最多挖四五克。高度的严峻和缺氧,每人每次最多只能干上十几分钟。作为最年青的突击队员,徐立平每次进去总要多坚持几分钟,好让师傅们多缓一瞬间。
  
  就这样,历时两个多月,挖出了300多公斤推进剂,成功找到了毛病原因,修正后的发动机地上试车圆满成功。更为重要的是,因为查明晰脱粘原因,后续发动机试车连战连捷,要点类型完毕了困难的容貌阶段研发。
  
  在这场冒着生命风险的攻坚战中,突击队员们经受了巨大的膂力和意志的检测。挖药完毕后,徐立平的双腿疼得简直无法行走,医院也查不出病因。母亲疼在心里,却什么也没说,仅仅逼迫他进行训练。所幸在高强度的物理训练下,徐立平的双腿逐步康复了过来。
  
  直到今日,徐立平仍清楚记住其时的情形:“那里边太安静了,除了铲药的声响,只需自己的心跳声,像雷相同在耳边响起……”
  
  “立平刀”,保安全
  
  徐立平不是不怕风险,他们全家11口人,除了三个上学的孩子,其他都是航天人。弟弟和他相同,也在一级风险岗位作业,一次意外事故中,全身70%被烧伤……徐立平万分痛心,他立誓,只需自己还在整形岗位,一定要研发出更好用、更科学、更安全的整形刀具。
  
  2005年,又一个要点类型使命投入批产,周期要求紧,使命量大。组员们不断地加班加点,仍满意不了进展要求,整形工序一度成为全院该类型出产的严峻瓶颈。
  
  看到我们疲乏的姿态,作为班组长的徐立平既疼爱又着急。怎样办?怎样改善?这些问题一向在他脑子里不断地转。
  
  一天晚上,徐立平看到儿子在用剥皮机削苹果,看着快速转动着的剥皮机把手,他忽然有了“创意”。他马上兴奋地找来笔和纸,涂涂画画起来。
  
  第二天一上班,徐立平就带领我们开端规划、加工。刀具做成了,他先拿去试用,通过重复实验、修正,一个半自动整形专用刀具诞生了。之后,我们针对该批产品的特色,配套规划加工了专用整形渠道,称量、整形、校准作业趁热打铁,作业效率大幅提高,操作安全可靠性和质量稳定性也得到有力确保。厂党委将这个刀具命名为“立平刀”,还举行了命名典礼。
  
  通过不断探索和实践,徐立平依据不同类型发动机、整形的不同阶段和不同部位,规划、制作和改善了三十多种刀具,其间九种申请了国家专利,两种已获授权,一种取得陕西国防科技工业员工创新奖。
  
  “再困难的路途总要有人去走,再风险的岗位总得有人去干!”这是徐立平独爱说的一句话。32年一向与风险“共舞”,支撑他的理由在青年时现已扎根在他心里:每逢看到导弹发射、火箭上天的时分,心中的骄傲是任何东西都换不来的,自己支付的一切都值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