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美好的张老头

[新传说] 美好的张老头

时刻:2019-09-06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老李住在夕阳红敬老院里。最近,他的室友逝世了,新住进来一个张老头。张老头整天乐滋滋的,跑路也要哼哼小调,不像有的白叟,住进来之后,很长一段日子不习惯,乃至暗暗抹眼泪。
  
  张老头有两个儿子、一个女儿,他们不到十天半月就会拎着花花绿绿的礼品,带着儿孙来敬老院看望张老头。他们一来,房间里就热闹非凡。每个月,儿女还要请张老头外出吃饭,张老头吃完饭,总是笑眯眯地拎回打包的菜肴,与老李共享。老李不好意思吃,张老头就搛起菜,塞到老李嘴里,说:“同住一个房间是缘分,是兄弟,不必谦让。”
  
  敬老院里的白叟都说,张老头有一群孝顺的子女,都喊他“美好的张老头”。
  
  构成鲜明对比的是,老李也有一群子女,却很少前来探望,即便来了,也是仓促而来,仓促而去。可贵带来保健品,包装盒不是皱了皮便是缺了角,肯定是他人送的,自己吃不掉才带来了。老李爱面子,感到他的子女来一次,就让他在张老头面前出一回丑,子女脱离后,总要不停地向张老头解说,说他们都忙,真是忙,抽不出空……
  
  张老头笑着允许:“年轻人都忙,能来看你便是孝顺,要满意!”
  
  听了张老头说的,老李愈加难过,他真有些妒忌张老头了。
  
  一天,快到吃中饭的时分,张老头的子女前来探望,神色黯然的老李掉头就要躲开,却被张老头拉住:“老李兄,走,一同去饭馆!”
  
  “我不去!”老李匆促推倒闭老头,那种局面他可受不了。
  
  “咱们是兄弟,我还要感谢你晚上常常给我盖被子呢!”张老头真诚地说。是的,张老头日子美好,晚上睡得死,被子掉下床也不知道。而老李总是心事重重,睡不实,一晚上起夜好几次,看到张老头的被子落地了,就趁便帮他盖好。
  
  硬拉软扯,老李仍是被张老头拉到了一家饭馆。包厢内,大圆桌上摆满了菜,中心是只大蛋糕。老李想,本来今日是张老头生日!张老头把老李拉到自己身旁坐下。老李很为难,他伸手摸口袋,想给张老头包红包,可上下摸遍,只摸出几枚硬币,他站起来,坚决要脱离。
  
  张老头一把拖住他,说:“老李兄,今日是你生日,咱们替你过!”
  
  老李想起来了,今日确实是自己的阴历生日。白叟的生日,敬老院电子牌会显现,被张老头看到了。张老头见老李子女没有来,就让饭馆预备了蛋糕,想给老李过生日。
  
  蜡烛点亮,张老头敦促老李:“快,吹,心里许个愿!”
  
  见老李还愣着,张老头又推他一下,说:“快许愿!”
  
  老李鼻子一酸,子女前来看他,送只蛋糕,便是他今日最大的希望,可他们在哪里?
  
  “生日高兴!”在张老头一家老小的祝福声中,老李一言不发,牵强挤出了一丝笑脸……
  
  张老头替老李过生日今后,老李一蹶不振,日益消瘦。张老头把子女带来的好吃的东西给老李,老李再也不肯承受,有时泪汪汪,有时暗暗叹息。张老头心里理解,老李心里有疙瘩解不开啊!
  
  老李的饭越吃越少,躺在床上起不来,他真的病了。張老头要送他到医院,老李死不容许。张老头把敬老院院长喊来发动,老李说:“我的病是治不好的,白花钱,再说到了医院谁来陪?子女都忙。”
  
  院长叹口气,不再牵强发动。这样的白叟在敬老院不少,怕去医院、怕花钱、怕没有人陪。院长只得叫院内的医师给老李挂挂水、配点药。张老头成了老李的责任护工,日夜精心服侍,感动得老李泪水涟涟。张老头说:“谁让咱们住一个房间呢,有缘分便是兄弟。”这些掏心掏肺的话,让老李深夜缩在被窝里哭得喘不过气。
  
  深秋了,敬老院的宅院里落满了黄叶,老李病危,拉住张老头的手不放,说一句话喘一口气:“老张兄,今日恐怕是我最终的日子,你陪我最终说……说说话。”
  
  张老头急速允许说:“有什么事,你虽然说,我必定替你办。”
  
  “张兄,你的子女为什么对你那么孝?”老李眼睛盯住张老头。
  
  张老头答复他:“他们有钱。”
  
  老李摇摇头:“你瞒我!”
  
  张老头有点慌了,急速说:“我怎么会瞒你呢?”
  
  老李推倒闭老头的手,拆穿了张老头的谎话:“你子女每回来,你都悄悄塞一个红包,被我发现了。那回你替我过生日,我也看到你塞钱给大儿子去买单。他们来看你看得勤,不是看你这个老头,而是你手里有钱,你也舍得撒!”
  
  张老头的脸一会儿灰白,瞬间没有了以往的高兴,对快要咽气的老李说了真话:张老头退休前暗暗积下一笔钱。在退休那年,他查出得了绝症,假如动手术,这些钱都会花光,接下来过日子还要看子女脸色。他决断决议,手术不动了,钱也不分给子女,而是自动住进敬老院。子女每次来探望,他都给一个红包,每月一次聚餐,都是他买单……
  
  老李听了,忽然笑了,笑得淌下了苦涩的眼泪。张老头不解地问:“李兄,你笑什么呀?”
  
  “我笑自己傻呀!”接着,老李告知张老头:他老家有三间街面房,拆迁时分到两套新房,还补偿到100万。房子、钞票,他悉数分给了子女,希望他们尽孝。成果,他在两个儿子家里住,儿子们都对他冷冰冰。小女儿更是泣诉,说自己分到的钱最少,凭什么住到她家……最终他只能进敬老院。退休薪酬牵强够用,哪里还有剩余的钞票给他们发红包、吃饭买单?
  
  “张兄,我感谢你……”老李咽下了气,可眼睛却朝张老头瞪着,心有不甘似的。
  
  张老头失声痛哭,说:“等我积储花完了,发不出红包了,也不知道他们还肯来陪我说说话吗?”
  
  答复他的,是宅院里的阵阵秋风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