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其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中篇故事] 快递疑云

[中篇故事] 快递疑云

时刻:2019-09-06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1。多出一串钥匙
  
  王海堂是一家公司的技术员。这天上班路上,他留意到自己死后跟着一个人。那人中等个子,手里拿着一张报纸。王海堂发现:只需自己回头看那人一眼,他就会成心用报纸把脸遮起来。
  
  前面的路旁边有一片花坛,栽着茂盛的冬青,王海堂有了主见。他成心回头盯着那人看,那人公然用报纸遮住了脸,趁这空隙,王海堂钻进冬青丛里躲了起来。那人过来时,王海堂从冬青丛中伸出手机拍了一张相片,然后弯着腰顺着冬青爬到花坛反面,那里有一条小道,沿小道,王海堂跑进了公司后门。
  
  进了公司,王海堂翻开手机看刚拍的相片,相片上那人右脸上一块红斑分外显眼。王海堂覺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,但是怎样也想不起来了。那人为什么一路跟着自己呢?想了半响,王海堂也没想理解。
  
  王海堂来到办公室,开端作业。他要取一份文件,就翻开背包找保险柜的钥匙,不料,从包里摸出了两串钥匙,一串钥匙是自己的,另一串钥匙他却不知道。这串钥匙用的是粉红色的钥匙扣,显然是女孩子的。王海堂翻过钥匙扣一看,反面软软的通明硅胶套里还有一张小小的相片,相片上一个女孩正绚烂地笑着。是她!王海堂的心忽然怦怦乱跳起来。
  
  这张笑脸王海堂太了解了,这正是他暗恋的女孩。他们简直天天坐同一辆公交车上班,有时,两人会意有灵犀地对视一眼。王海堂几回想开口去打个招呼,互相知道一下,可总是没有勇气。
  
  女孩的钥匙怎样到了自己包里?王海堂沉吟着,这时,那个“红斑脸”显现在他脑海中。原来是这样!王海堂想起来了:早上坐公交车时,车上有两个便衣抓小偷,那小偷便是“红斑脸”啊!其时两个便衣还搜了他的身,惋惜没搜出东西,只好把他放了。王海堂还以为是误解,现在他理解了:一定是“红斑脸”被便衣捕获前,顺手把偷来的钥匙丢在自己包里了——其时他就站在自己死后,还撞了一下自己呢。“红斑脸”后来一贯盯梢自己,应该便是由于这个——他想要回这串钥匙。
  
  想理解了这点,王海堂开端忧虑起那女孩来,小偷要是偷她钱包也就算了,可偏偏偷的是钥匙,看来小偷是想进她的屋,这不是更风险吗?王海堂觉得有必要提示女孩一下。但是她住在哪里,王海堂并不知道。他又细心看了看那串钥匙,发现有一把钥匙上裹着胶布,一面用圆珠笔写着“化学所”,一面写着“117房”。王海堂想起,每天上班乘坐的公交车有化学所这一站,就在他上车那站的前两站,而那女孩也总是在他上车前就现已在车上了。王海堂猜想,女孩八成就住在化学所。
  
  下班后,王海堂就往化学所赶。那里是一大片老旧小平房,是省化学研究所的旧家属区,现在根本都成了出租屋。王海堂到了后,正预备探问117房在哪里,忽然,他用余光扫到死后尾跟着一个人,正是那“红斑脸”!他仍然拿着一份报纸,时不时地挡着脸。
  
  王海堂心里一惊,箭步拐进右边的巷子,刚进巷子,他和一个跛腿大妈撞了个满怀。王海堂正预备抱歉,大妈朝他“嘘”了一下,小声说:“小伙子,我刚才在巷子里看了好大一瞬间了,发现有人盯梢你啊!”
  
  王海堂说:“是啊,便是我死后那个拿报纸的,大妈,你也看到了?”
  
  “就一个?小伙子,你可别粗心,盯梢你的可不止一个,你瞧瞧,那儿那个,还有那个,那个……”大妈顺手点了远处几个人,王海堂一看,好像个个都鬼头鬼脑的。他大吃一惊,正在想该怎样办,这时大妈说:“小伙子,你别怕,这不还有大妈嘛!大妈是好人,这样吧,你往前走,走到头,是个黑巷子,你在里边躲一躲,我替你打个保护,一瞬间等他们走了,我再叫你出来。”
  
  王海堂一边道谢,一边往那巷子里走,他还觉得挺走运,可他刚走到巷子止境,就有一个麻袋从上往下地罩住了他,接着一根棍子狠狠砸在他头上,他一会儿晕了曩昔。
  
  王海堂醒来时,现已是一个小时后,他摸了摸生疼的脑袋,榜首件事便是去看包里的钥匙,他料得不错:钥匙现已不见了。
  
  2。女孩遇险
  
  王海堂一骨碌爬起来,跑出那黑巷子,刚好看到一间亮灯的房前有个阿姨在择菜,王海堂便问117房在哪里。阿姨指着一个方向说:“往前走五排,那一排是111到120房,你自己去找117吧。”
  
  王海堂往前走去,很快找到了117房。只见房门开着,里边却黑洞洞的,没有任何动态。他心里一沉:这一排房都没怎样亮灯,只需顶头的那家有灯火,但离这儿很远。这种环境下,那女孩要是遇到点意外,简直没人能听到动态。
  
  心里虽急,王海堂仍是万分慎重地走到房门口,先大着胆子敲了敲门,问了句:“有人吗?”没人回应。他又问了几遍,仍然没回应。他拿出手机,翻开手电筒,往门里照去,只见亮光所及之处,一片狼藉。他从门口渐渐走进去,不时踩到地上的脸盆、拖把之类的东西,很快,他被一个横着的衣柜挡住了去路。合理他预备退回来时,听到屋外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响起。脚步声很快到了门口,有人轻轻地“咦”了一声,接着屋里的灯亮了,伴跟着一个女孩子的惨叫:“啊!”
  
  王海堂转过脸来,看到在门口惨叫的正是他一贯暗恋的那女孩。她一双大眼睛瞪得滚圆,一张瓜子脸却涨得通红,她惊慌地看着屋里的全部,等看到王海堂时,她又惊奇地张大了嘴巴:“你是……”
  
  王海堂赶忙走出房门向她解说:“你别惧怕,工作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王海堂费尽唇舌解说了半响,一贯口齿伶俐的他今日却吞吞吐吐起来,最终女孩总算理解了。女孩今日加班,回来晚了,到现在她还没有发现钥匙丢了。等弄理解了状况,她惧怕起来,忽然就没了主见:“那我……现在该怎样办?”
  
  王海堂说:“你先进屋清点一下,看少了什么宝贵东西没有,然后咱们报警。”女孩点点头,进屋去整理了,王海堂也跟进去帮助,只见屋内被翻得乱七八糟,衣柜和抽屉都被掀翻了。
  
  两个人花了好一瞬间才整理洁净。女孩清点了物品,但是她发现,家里竟然并没有什么东西被盗,就连她夹在存折里的、预备明日去存的三千块钱都好好地放在那里。小偷不是图财,是另有所图啊,但是他们图什么呢?王海堂让女孩想想,这屋里有没有藏着什么古怪的东西,尤其是墙缝、墙角、桌腿等当地,可女孩想了半响也想不起来。她说:“我租这屋现已两年多了,要说有什么古怪的东西藏在屋里,小偷不早就来了?”
  
  她的话不无道理,一起又提示了王海堂,他说:“所以一定是最近的事!你想想,最近有什么古怪的事发作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