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民间故事] 换头计

[民间故事] 换头计

时刻:2019-09-10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明朝有位大将军,战功赫赫,天不怕地不怕,但就头疼一件事:他是个秃子。他以为自己堂堂一个大将军,怎能秃头?丑就不说了,更重要的是影响到了自己的威严。所以他托人四处寻医问药,尝试了各种土办法,钱花了不少,可秃头非但没治好,反而比曾经更秃了。大将军由此整日愁眉苦脸,寝食难安。
  
  一日,大将军正在贵寓坐着为这事忧愁,遽然家丁来报,说府外来了一位自称专治秃头的汉子,再秃的头他都能治好。大将军闻后大喜,急忙命人将那人请进来,可一见到那人,大将军傻了眼,只见他二三十岁,长得小头小脑,其貌不扬,身上穿得破破烂烂,更古怪的是,他用一块破布当围巾,将自己鼻子以下到整个膀子都围了起来,并且他也是个秃子。
  
  大将军登时怒发冲冠,他大声喝道:“哪里来的乞丐,敢捉弄我!来人,给我乱棍打出!”说完,他大手一挥,正预备让家丁将那人赶开,这时,站在一旁的将军夫人劝道:“俗话说真人不露相,露相不真人,你无妨就让他试试,假如治不好,届时再将他赶出去也不迟。”大将军觉得这话有理,便对那人说:“我就让你治治,治得好有赏,治不好,我就治你的罪!”
  
  那人听后仍然不慌不忙,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药对大将军说道:“我手上的是专治秃头的神药,每天倒一滴抹在头上,不出一个月就能治好将军的秃头。”
  
  大将军冷笑一声,这样的圈套他见得多了,便问那人:“已然这药真像你说的那么神,那为何你不必来治自己的秃头呢?”
  
  那人笑道:“我之所以顶着个秃头便是为了向你演示我这药的奇特成效啊!假如将军不介意,我现在就为你演示一下,仅仅我这药怕人怕光,用的时分需要用白布把我围起来,任何人都不得朝里看一眼,不然就失掉它的成效了。”
  
  大将军一听这话登时来了精力,他急忙叫家丁预备了四块巨大的白布,然后四四方方地围了起来,围好后那人便走了进去。从外面尽管看不见里边的状况,可是透过那人映在白布上的影子能够看到,他先倒了一点药在手上,接着用手在秃头上抹来抹去,抹好后,他把那块围住整个脖子和膀子的破布一点点绕下来,一边绕一边将那破布盖在自己的头上,等那破布全被绕下来时,他的整个上半身也被破布遮住了。过了大约小半炷香的时刻,他又小心谨慎地把盖在头上的破布取下来,绕回到自己身上。等这一切全做好后,他便掀开白布走了出来。一见他出来,所有人都惊呆了,方才仍是秃溜溜的脑袋,此时已是长发飘飘。大将军急速上前细察,这头发是实实在在长在头皮上的,并非是假发。
  
  果然是神药!大将军大喜,他夺过那人手里的药急考虑往头上抹,却被那人拦住了。那人告知大将军说,第一次抹这药时最好是在晚上,刚开始或许没什么作用,但坚持一个月后就能像他相同,让头发随时随地长出来了!
  
  大将军如获至珍,收好那神药后,便叮咛家丁预备银子来重重酬报那人。就在这时,大将军的儿子遽然对他耳语道:“父亲,我觉得有点不对劲,之前我看到那人的眼角下有颗痣,但当他从白布里一头长发出来时,那颗痣却不见了,并且仔细看会发现他的头如同有点歪,怕不是什么神药治好了秃头,而是江湖上传说的‘换头术’。”
  
  一听这话,大将军心头一震,他赶忙看那人,果不其然,那人眼角下的痣不见了,并且头的确有点向左歪。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如此酷热的气候他还用那么厚的破布将脖子和膀子裹得结结实实,难道说在那破布下面真的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?为了揭开这个隐秘,大将军便叫人拿来一条丝绸做的围巾,对那人说道:“你给本将如此神药,真让我感谢不尽,这条围巾是送给你的礼物,我现在就给你换上。”说完,大将军便伸手去扯那人围着的破布。没想到那人马上神色慌张起来,他急速捂住破布,摇手说道:“不了不了,这破布我已围习惯了。”大将军哪肯听他解说,不由分说地上前来解他身上那破布,两人便拉扯起来,大将兵力大,一下便把那破布拉了下来。
  
  眼前的一幕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,大将军也倒吸了一口凉气,那人竟然长着两个脑袋!而另一个正是之前秃了的脑袋。
  
  双头连体人,从现代医学的视点来讲,是一种稀有的妊娠现象,可在医学尚不兴旺的古代,人们却把这种人视为妖怪。一时刻,整个将军府一片哗然,将军夫人吓得当场晕倒,家丁四下窜逃,摸刀的摸刀,找棍的找棍。大将军也后退了两步,抽出了腰间的宝剑,指着那两个头的“妖怪”大声喝道:“何方妖孽,敢来我贵寓作恶!”说完,他便举起宝剑预备砍去。
  
  没想到那双头“妖怪”一下跪在地上,喊道:“将军饶命啊!咱们是人,不是什么妖怪啊!”接着,他们讲出了工作的悉数通过。
  
  這两兄弟是广西人士,秃头的是哥哥,长发的是弟弟。他们自打出生起便是这个姿态,爸爸妈妈将他们当妖怪预备扔到山野里,可在路上被一个老和尚遇见拦了下来。那老和尚收养了他们,等兄弟俩长到十二岁时,老和尚不幸病逝了,兄弟俩只好流落街头以乞讨为生。可不管他俩走到哪都被当成妖怪追打,为了生计,他们只好找一块破布将其间一个脑袋裹住。因为他们本来就生得小头小脑,再加上他们穿得破破烂烂,就算脖子上的破布裹得杂乱无章也不会引起他人的置疑,兄弟俩就这样艰难地过了这么多年。一天,他们听说了这将军贵寓正重金寻觅能治秃头的郎中,兄弟俩便想了这么一招“换头计”,而那所谓的神药不过是一般治咳嗽的药水算了,要不是日子所迫,他们也不会想出如此骗术。
  
  听完他俩的叙述后,大将军冷笑道:“这么说现在最困扰你们的便是一个身体上多长了一个头?这个好办,只需我帮你们砍掉其间一个头,那另一个头不就能够过上正常人的日子了吗?你们自己选吧,是砍哥哥的,仍是砍弟弟的?”大将军边说边举起了手中的剑。
  
  兄弟俩一听这话,哭着求饶起来。遽然,秃头的哥哥中止哭泣,下定决心说:“大将军,假如你非要砍咱们一个头,就砍我的吧,维护弟弟是我身为兄长的职责!”
  
  话音刚落,周围长发的弟弟也急了:“不!仍是砍我的头吧。我现已拖累了哥哥这么多年,请砍我的头让哥哥过正常人的日子吧!”
  
  兄弟俩争着要大将军砍自己的头,遽然,大将军“哈哈”一笑,他回收剑,疾步上前,搀扶起兄弟俩,说:“方才我仅仅打听,假如你们自私自利,为了活命不吝出卖自己的亲兄弟,我就把你们当作没人道的妖怪给砍了,但你们方才表现出的兄弟情让人感动,具有如此深沉的兄弟之情,怎么或许会是妖怪呢?”
  
  说完,大将军叮咛家丁将本来给他们的酬金再加一倍,他对兄弟俩说:“你们可用这些银子找个偏乡僻壤置办一块田产,从此过上与世隔绝的日子,再也不必风餐露宿、躲躲藏藏了。”
  
  接过银子,兄弟俩再次跪下,向大将军表达感谢之情。
  
  送走兄弟俩后,大将军遽然看开了许多,他心想,这世上竟然还有人顶着两个脑袋日子,和他们比较,自己的秃头又算什么事呢?所以从那天起,他便再也不将自己的秃头放在心上了。嘿,还真是怪事!自从他不在意自己的秃头后,他的头上反而渐渐长出了头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