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亲情文章> 藏在向日葵中的妈妈

藏在向日葵中的妈妈

时刻:2019-09-13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1
  
  那个七月,我仍是很小的年岁,并不知道父亲捧回来放在堂屋高桌子中心的黑匣子里装着母亲,我拉着父亲的后大襟一路走出堂屋,我說:“爸,我妈呢?”我的形象里,妈妈穿着花衬衫,坐着父亲的毛驴车去治病。父亲回过头来看着我,眼睛像喝多了酒,他抓抓我的小辫子,指着院中的向日葵:“你妈妈就藏在向日葵里,你乖乖的听话,你妈就出来了。”我望向齐院墙开得正热火的向日葵,我想,我没有什么不听话啊?不过妈妈曾经就跟我做过这样的游戏,她藏在向日葵广大的叶子下,说:“你不听话,我就藏到花里边去哦!”但是那次我找到她了,她抱着我哈哈大笑。
  
  妈在向日葵花里!我松开父亲的衣襟,奔曩昔,我挨个向日葵找,我说:“妈,妈,你快出来!”从左面找曩昔,没有,从右边找曩昔,没有,每一片叶子我都看了,风吹着向日葵粗硬拉人的叶子哗啦啦响,我站在七月炎热的风中,看着那些静默绚烂的向日葵,汗水流到嘴角,咸咸的,我想大哭,但是我只撇了撇嘴,我可不能哭,妈可不喜欢我哭,我一哭,妈就说:“爱哭的孩子是小磨人精,妈妈不要小磨人精!”我一屁股坐在一棵向日葵周围,太阳七色的光圈透过金黄的花瓣洒下来,我想,妈在哪棵向日葵下呢?
  
  傍晚醒来,房间里空空荡荡,父亲在厨房里烧饭,我赶忙一骨碌爬起来,爬到窗子旁,扒着窗台向窗外望,宅院里向日葵静悄悄的,一点母亲的身影也没有。我哇哇大哭起来,那种涕泪横流的哭。父亲跑进来,摸着我的头说:“莫哭,莫哭!”越说我越哭,我边哭边咿咿呀呀地说:“你究竟把我妈领哪儿去了?”“你这孩子!……”父亲的眼睛红起来。“你快说,你快说!”我站在炕上,用力捶他的肩。“你这孩子!……”父亲推开我,扭头的一会儿,一大滴眼泪摔在我的手背上。
  
  2
  
  秋天到了,向日葵的叶子干燥了,像打褶的牛皮纸,垂挂着,显露灰色的杆茎,金黄的花瓣落了一地,葵花籽老练了,垂下了头。我不想理睬父亲,我知道,现在本相大白,母亲底子不在向日葵里。我不知他把母亲带到哪里去了。或许,我想起曾经评书里说的故事,他把母亲卖掉了吗?
  
  那天父亲收割向日葵,他把梯子架在墙上,把现已老练的葵花籽用镰刀割下来,他站在梯子上喊我“:小妮子,快来接葵花籽。”假如那是母亲,我必定“来了来了”答应着,像只小燕子,抖着翅膀飞驰曩昔,但是我看了看,回身走回屋去,趴在炕上。葵花籽都收割了,但是,母亲在哪里呢?
  
  父亲拾掇好东西,把割下来的新鲜瓜籽递过来,我看也不看,父亲坐在我周围,他说:“孩子,爸爸不对,爸爸骗你,你母亲没在向日葵里。”“她在哪里?”我一翻身坐起来。
  
  “她在你姥姥家。”父亲说,“你姥姥年岁大了,没有人照料,你妈妈在照料她的妈妈。”
  
  “她不要我了吗?”我说,不由得哭起来。
  
  父亲拍拍我的后背:“怎样会呢,你妈妈也很想你,但是她妈妈也离不开她啊?咱们要了解你妈妈,要为她分忧,好好地等她回来。”
  
  “那我要去!”我搂住父亲的臂膀。父亲也搂住我,他说:“你还小,你姥姥家在好几千里地之外,太远了。别的你妈妈说了,等你大了,身体棒棒的,学习好好的,才能够去接她,由于你太小去了,她就没办法照料姥姥了。”
  
  从那以后,锻炼身体,好好学习,成为我仅有的支柱,我也不怕冷了,也不怕打雷了,我想我就快长大了,就能够去见母亲了,还有姥姥。这件事儿太美好了。有一年春节,我吃完年夜饭睡着了,清晨时笑醒来,父亲说:“你刚刚做什么梦了,笑得那么大声?”我说:“我梦见我长大了,见到我妈了!”父亲“哦”了一声,把眼睛沉到报纸上去。我有点不满,我想给他讲讲梦境,可干吗父亲一副漠然置之的姿态呢?
  
  九岁那年,我学会了写信,我吵着要给妈妈写封信,父亲赞同了,可信交给父亲寄出去良久,我天天盼,也没有母亲的回信,我问父亲怎样回事儿,父亲一拍头,他说:“哎呀,是我欠好,把回信忘在办公室了。”
  
  我很气愤,我说:“爸,你下回再忘掉,我就不跟你说话了。”父亲不做声,第二天给我拿回一封信,只要简略的几句话,说妈妈很好,要我好好学习,吃饭,快点长大,她很想我。我看了一遍又一遍,哭起来,晚上把它搂着睡。
  
  我坚持每天给妈妈写信,母亲的回信很少,可我依然很高兴。有一天我打量着信,发现信纸的题头是咱们当地的称号,我说:“爸,我妈怎样用咱们这儿的信纸?”
  
  父亲愣了一下,说:“你妈那儿买东西不方便,我给她寄的信纸。”可我仍是觉得古怪,我找母亲曾经写过的信,她当年写给爸爸的信,但是那个铁盒子不见了,我问父亲,我说:“妈妈装信的那个盒子呢?”
  
  父亲说:“是不是搬迁时遗落了?”
  
  我心里很疑问,分明有一次深夜醒来,看见父亲在看那些信,那个铁盒子就摆在铺边,怎样说遗落了呢?莫非是我的梦境吗?无论如何,我要快点长大。那样就能够去看母亲。
  
  3
  
  初中结业,我考上重点中学,我跟爸爸说:“我要去看母亲。”父亲说:“你还小。”我拿出零花钱,对他说:“假如你不许我去,我自己买车票去。”父亲说:“好,明日我带你去。”
  
  第二天我还在睡,父亲推醒我,他说:“走吧,咱们去看你妈妈。”我振奋得不可,我说:“我要拾掇几件衣服。”父亲拉起我的手,他说:“不必。”
  
  父亲翻开房门,我一眼看见母亲的相片,搭着红布的黑匣子,母亲爱看的书,白菊花……我一下愣在门口。父亲牵着我的手,他说:“来,给你妈妈磕个头,点炷香吧。”我尽力挣脱他的手,哭起来:“不!不!”这是什么意思?我是做梦,我是做梦!
  
  父亲用力抱住我,等我哭够了,他说:“爸爸今日在你母亲面前,正式给你抱歉,是爸爸说了谎,现在你大了……”
  
  不知是否受父亲向日葵说、照料姥姥说的影响,我一向以为母亲并没有逝世,我不肯在说到她时,冠以逝世的标签。上了大学,我悄悄去了姥姥家,我找到了父亲说的当年母亲逝世的医院,想办法查到了母亲的病历,白纸黑字,父亲说的千真万确,她死于心脏病急性发生,抢救40分钟,未能拯救。
  
  那也是暑期,也是七月,离着母亲逝世13年零一个星期的时刻。我走在喧哗的街上,想着十几年前我天天坐在门槛上看向日葵的姿态。心中那棵向日葵花瓣纷落,轰然倒地。其实我姥姥在我母亲逝世的前一年现已不在人世了。
  
  今生今世无论怎样的春天,哪怕我种一万棵向日葵,也长不出能走出母亲的那一棵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