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其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民间故事] 刘县丞升官

[民间故事] 刘县丞升官

时间:2019-10-03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清朝乾隆年间,云南人刘焕在某地当官任期已满,就来到京师,等候吏部从头遴派。他随身带着一个家丁,住在城东某寓所,囊中资产也颇充盈。同寓所有个客人,自称姓张,名春堂,了解到这些状况后,就成心与刘焕的家丁称兄道弟,交了朋友;对刘焕更是必恭必敬,周到反常。有时候刘仆偶尔外出,张春堂就时间服侍于刘焕左右,端茶送水,洒扫揩抹,比刘仆服侍得还要周到慎重,刘焕大为感谢。不到一年,刘焕被分配至河南某县担任县丞。张春堂也非常快乐,并对刘焕说:“小人有个胞弟在河南巡抚衙门里掌管门户,小人计划跟从大老爷同往河南一行,不知大老爷能否容许?”刘焕对张春堂已颇喜欢,又传闻他的弟弟在巡抚衙门当差,岂有不容许的道理。当下三人一起拾掇行装,急急上路。
  
  万万没有想到,行至河北邯郸时,刘焕遽然得了急病,当天就死了。刘仆与张春堂都抚尸大哭,将他收殓后,就将棺材暂时寄于古庙里。张春堂遽然对刘仆说:“咱们两人所依托的,便是主人哪。现在主人已死,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不过我倒想出了个方法,主人行囊中官凭文书尚在,我就顶冒主人之名去当官,你则假充我的亲属,有谁能知道咱们的内幕呢?”刘仆一想也对,就依从了他。哪知没有渡过黄河,刘仆又病死了。抵达河南省会时,就只剩余张春堂一人了。所以张春堂在省署交了官凭文书,然后就顶冒着刘焕之名,到某县当了县丞。张春堂精明干练,就任不久,就破获了一个盗劫团伙,因功被提高为知县。所以他就改名为“刘春堂”。这位“刘知县”脚踏实地,屡次捉拿大盗,几个月之间,就连破七桩大案。一年后,他又被提高某州知府。这一来名声大振,人们都称誉他精明能干。
  
  这一天,有个探差进来禀告说:州郡百里外的某店肆中,夫人从云南来了,由她的弟弟──也便是舅老爷陪伴着,当晚就将抵达衙署了。“刘知府”装出快乐的姿态──其时他现已娶了两房小老婆了,就叫小老婆先去探望。第二天,两个小老婆回来禀告说:“太太衣冠楚楚,旅费耗尽,困顿得很呢。”“刘知府”匆促取出满满一箱衣服首饰,外加白银一百余两,仍叫两个小老婆送给太太开支,并请她们转达太太说:千里迢迢、吃尽辛苦来到河南,要挑个好日子进入知府大堂,某日最为吉祥,能够进署。“刘知府”又拿出白银二百两,叫一个差役送给舅老爷,说是署斋甚为狭隘,断断不能挽留,请舅老爷千万宽恕,歇息一下就回云南去吧;并叮咛这个差役,必定要将舅老爷护送至云南。
  
  过了四五天,“吉祥”的日子到了,“刘知府”就命部下及仆人等抬着轿子,吹吹打打地去迎候太太入署,而他自己则托言有要事而他往,又叮咛家里人说:“我今日晚上只怕回衙比较迟,你们都不需服侍,宜早早安歇,只需留一个老妈子守候内宅之门就行了。”公然,知府大人直到深夜之后才回到署中,直入夫人之卧室。其时婢妾仆人等都已睡了,当他们一觉醒来,只模模糊糊地听见老爷与太太在房中交头接耳。
  
  第二天,一切都很正常。
  
  两年之后的正月里,“刘知府”乘轿回署,到署门前刚一下轿,遽然看见一个老和尚,远远地对着他拱手作揖道:“贫僧与大老爷一别二十年,没想到大老爷现已当了大官,真是可喜可贺呀!”“刘知府”登时面无人色,一句话也不敢答复,急急躲入署中。过了一瞬间,他派了一个家人出来,悄悄地对老和尚说,乐意送给大师父三千两白银,请大师父脱离这儿,再到别处去化缘吧。老和尚哪里肯依,大骂道:“狗贼奴!看你今日还能逃到哪里去!”“刘知府”心慌情急,吞金而死。
  
  本来,这老和尚是个闻名的捕快,而“刘知府”则是个江洋大盗──张春堂天然也不是他的真名。他因作案累累,无处藏身,就设法害死了刘焕与刘仆,藏匿于官场之中。正因为他对匪徒团伙里的状况适当了解,才能在官场中大显身手,屡破盗案。万没料到,他的行迹依然被装扮成老和尚的捕快缉访到了。大盗既死,老和尚也就飘然而去。幸而其时知道这一内幕的人并不多,劉夫人得以从从容容地替“刘知府”收殓,将棺材寄置于古庙之中。刘夫人又与那两个小老婆拾掇行李,带着“刘知府”在官场中搜刮的一万多两银子,三人一起回云南去了。
  
  后来,当本相总算逐渐浮出水面,人们无不惊骇万分:堂堂知府大人,竟然是个江洋大盗!但是,不管河南官场仍是朝廷,谁也不肯将“乾隆盛世”中的这桩官场丑闻张扬出去,也就没人去追查刘夫人与大盗做买卖的过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