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青年文摘> 距离

距离

时刻:2019-10-04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所以,人贵自知。
  
  有比较才有辨别,一部《资治通鉴》之所以能做到“鉴于往事,有资于治道”,关键在于可以从这些前史故事里进行比较,从中找到才智。今日就拿两组帝王进行比较,从而找出开国之君与昏君之间的距离!
  
  且说汉高祖刘邦打败项羽后,刘邦坐拥全国,亲信手下拜将封侯,咱们好不快活。所以刘邦置酒洛阳南宫,大宴群臣,咱们忆苦思甜,在酒桌上无话不谈,刘邦神采飞扬,对众臣道:“各位,我有话要说,看咱们如此快乐,我想问咱们一个问题。我何故得全国?项羽何故失全国?请咱们实话实说。”高起、王陵曰:“陛下使人攻城略地,谁得到就赏给谁,与全国同其利;项羽否则,有功者害之,贤者疑之,此其所以失全国也。”刘邦说:“公知其一,不知道其二。夫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。镇国家,抚大众,给饷馈,不停粮道,吾不如萧何。连百万大军,战必胜,攻必取,吾不如韩信。此三者,皆人杰也,吾能用之,此吾所以取全国也。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,此其所认为我擒也。”
  
  由此足见刘邦的自知之明,正是由于意识到自己智不如张良、将不如韩信、能不如萧何,刘邦所以用人唯才,手下聚集了一帮能臣猛将,这才打败了自傲的项羽。
  
  与汉高祖刘邦的自知比较,汉桓帝刘志就模糊多了。在东汉时期,汉桓帝刘志带着群臣游上林苑,眼前美景让皇帝感觉十分快乐,一时兴味盎然,忽然他问身边的臣子爰延:“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皇帝?”见皇帝快乐,周围的大臣爰延就说:“在汉朝帝王里,您只属中等。”刘志一听,有点儿不快乐了,心想自己雄才大略,虽比不上高祖刘邦,但和汉文帝刘恒等人仍是可以比一比的。所以汉桓帝刘志又问:“怎样讲?”爰延是个不喜欢拍马屁的人,实话实说:“尚书令陈蕃掌管政务,国家就可以治理好;宦官们干涉朝纲,国家就发作紊乱。因而,人们知道陛下既可以让大臣行仁政,也可以让其做恶事。这便是中主的意思。”
  
  其实,刘志哪能称得上中主,此刻的东汉王朝外戚擅权,宦官乱政,朝政糜烂,十足的亡国预兆。刘志听了爰延的话,不认为耻,反认为荣,恩赐爰延之后,并没有做出任何改动,任由东汉王朝持续式微下去,这便是刘邦这位开国之君与刘志这位昏君之间的距离。
  
  到了十六国时期,南燕皇帝慕容德大宴群臣之时,酒足饭饱之际,笑着对大臣们说:“朕虽寡薄,恭己南面而朝诸侯……”所以问诸大臣:“方可自古何君?”青州刺史鞠仲说:“陛下中兴之圣后,少康、光武之俦也。”慕容德立马指令恩赐他帛千匹。鞠刺史颇有自知之明,推让了一番。慕容德说:“卿知调朕,朕不知调卿乎?卿饰对非实,姑亦以虚言相赏,赏不谬加,何足谢也!”
  
  慕容德驾崩之后,他的侄儿慕容超继位。慕容超的猜疑、凶狠是出了名的,在他的控制下,政令完全由受他宠幸的掌权者颁布,自己则沉迷于游牧打猎。虽然有人劝他“近忠正,远佞谀”,慕容超仅仅把这样的忠言作为耳边风,大臣封孚屡次奉劝,他也不听。这慕容超十分自傲,常自比尧舜。有一天,慕容超在金殿之上问封孚:“朕可方宿世何主?”封孚这位老臣一点儿也不给体面,简略地答复了两个字:“桀,纣。”慕容超听了十分愤慨,对着封孚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封孚的皮扒了!但封孚好像早已将存亡置之不理,慢慢地沉着走出,神色不改。鞠仲对封孚说:“与皇帝说话,怎样可以这样呢?你应该回去谢罪。”封孚说:“我现在已经年过七十,只求死得其所算了!”慕容超的南燕朝政糜烂,给了东晋待机而动,东晋大举进攻南燕,慕容超被俘斩首,时年二十七岁。
  
  慕容超自比尧舜,慕容德却不敢与少康、光武并肩,这便是两位帝王之间的距离,自比尧舜的帝王最终成了他人的刀下鬼。
  
  由此,也想到了三国时期那位自比管仲、乐毅的诸葛武侯。诸葛亮确实有才,但却用兵过频,最终命丧五丈原。终年的战役让蜀国大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国力在一次次战役中逐步被掏空,赋役无量,讨伐不息,以致祸将及身而没有之寤也,最终终为曹魏所灭!
  
  唐太宗李世民曾说:“人苦不自知耳!”读这些前史故事,它告知咱们一个简略的做人道理:做人不能孤芳自赏,自认为是,这些都是不智、不明的一种表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