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勉励文章> “金属臂”推开梦的窗

“金属臂”推开梦的窗

时刻:2019-10-14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她站在2018年雅加达亚残会的领奖台上,不由得哭了。她不是冠军,取得的也仅仅一枚茸毛球女子SU5级单打循环赛的铜牌。但是,习气记住冠军的人们却记住了她的姓名:林芷煖。人们为她喝彩,為她拍手,称她写下了我国香港运动员成果的新一页。谁也无法幻想,这个赛场上一脸绚烂的女孩,曾因患骨癌,阅历28次化疗,差点儿与茸毛球擦肩而过。是永不抛弃的体育精神,鼓舞她用“金属臂”推开了梦的窗。
  
  林芷煖出生在香港的茸毛球世家。因为爸妈都是茸毛球运动员,她从小就被全方位地灌注对体育的酷爱。可喜的是,在潜移默化和强壮的基因效果下,她不仅对茸毛球表现出稠密的爱好,并且极有天资。她从5岁开端就承受爸爸妈妈制定的完好而科学的操练方案。从体能操练到身体灵活性操练,从网前搓、推、挑单线操练到头顶区高、吊、杀操练;从一般进攻、防守战术到各种固定球路、归纳球路的战术操练,她都有条有理墨守成规地进行。她决心满满地走在通向作业茸毛球手的道路上。
  
  但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她10岁那年,有一天操练后,感觉左手臂膀特别酸痛。总以为是操练太猛形成的肌肉苦楚,但歇息了几天后,酸痛非但没有减轻,反而臂膀都抬不起来了。爸爸妈妈带着她去医院拍片、做CT、化验,没想到一番检查下来,医师宣告了一个让人失望的成果:骨癌。
  
  住院、做手术、化疗,林芷煖被逼中断了自己最喜爱的茸毛球运动。并且,因为癌细胞腐蚀左手臂致使骨头坏死,她只能去除左手臂骨头而用金属代替。更苦楚的是,为了避免癌细胞搬运,她还有必要承受化疗。她躺在病床上,每天看着白色的墙、白色的床布、白色的口罩,吃着各种叫不出姓名的药,做着各种痛不欲生的医治,身体极度衰弱,几乎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。面临一次次苦楚不堪的化疗,她失去了决心。
  
  为了鼓舞她看病,林爸爸林妈妈把她最喜爱的茸毛球拍带进了病房,每次化疗还在她手心里放上一只茸毛球。茸毛球的呈现像是有一种法力,林芷煖不哭了,也乐意合作医治了。她又幻想着自己疾病康复挥动球拍在球场上奔驰。在爸爸妈妈的鼓舞和药物的两层效果下,她总算熬过了28次化疗,病况安稳出院了。
  
  但是,虽然癌细胞得到了操控,但她的身体状况却大不如前。“金属臂”的左手非但无法抬高,就连一般的拍手动作都做不到。为了重拾自己的运动梦,她开端对手臂进行功能性康复操练。无法拍手,她就操练拍手。一个月、两个月、三个月,顽强的她总算能够拍手了。但学会拍手,仅仅“万里长征第一步”。林芷煖知道,运动没有捷径,只要练。患病前,她每天能够满负荷操练;康复后,只能几个月练一次,并且运动量也是大打折扣。但她没有悲观,一直心存一念:从头奔驰球场。
  
  机缘巧合,2015年林芷煖认识了香港专门辅导残疾人运动的教练。知道了她的愿望后,教练坦白地说,想要圆梦,只要参与残疾人运动会。自此,林芷煖清晰了自己的方向,她开端从头承受茸毛球操练。为了让她找到操练和竞赛的感觉,一家人都成了她的陪练,而她自己则支付了更多的尽力。“金属臂”灵活性不行,在球场上快速接发球的过程中,更是苦楚反常。为了让“金属臂”好好作业,她咬着牙高强度地操练“金属臂”,想方设法和自己“刁难”。“他人支付100分尽力,我就支付101分尽力。”她每天操练十多个小时,练到浑身酸痛,乃至虚脱、抽筋,那股狠劲几乎便是反常。
  
  支付总算得到了报答。2017年,林芷煖成功参加香港伤残茸毛球代表队,成了一名专业的残疾人运动员,并在各种竞赛中多次获奖。因为成果超卓,2018年林芷煖代表我国香港队出征第三届雅加达亚残会。她挥动着无敌的“金属臂”,在茸毛球的呼啸声中一路厮杀,总算勇夺茸毛球女子SU5级单打循环赛铜牌,写下了香港残疾运动员成果簇新的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