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青年文摘> 说乐

说乐

时刻:2019-10-16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曾读《论语》,发现《论语》对乐是极为垂青的,不光开首榜首条就提到乐,而且全书还有不少次提到这个字。归纳起来,我觉得有三个关键。
  
  榜首,“不亦乐乎”的乐。曾读《论语》,发现《论语》榜首条就引孔子的话说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正人乎?”这几句话说出一个重要观念,那便是,对孔子来说,“学”便是乐,无论是与朋友一同学,或仅仅自己学,总归学习便是高兴。
  
  第二,“不改其乐”和“乐在其间”的乐。“不改其乐”出自孔子对他最好的学生颜回的描述: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;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”“乐在其间”则出自孔子对自己的描述: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间矣。”这两段话道出,客观环境无论如何困难,也不阻碍孔子和颜回的乐其所乐。
  
  第三,“乐以忘忧”的乐。孔子还这样描述自己:“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。”这一段则说出,人生虽免不了担忧,但乐却足以让人忘忧。
  
  孔子已然说,学是高兴的,困难不能改动他的高兴,以及乐又能够忘忧,那咱们能够进一步诘问,他说的乐,究竟是什么?指的是什么详细之物?
  
  这样的问题,我觉得能够用弗兰克尔的思维去作了解。弗兰克尔是闻名心理学家,第二次国际大战时,曾被纳粹关进集中营。他的爸爸妈妈、兄弟和怀孕的妻子,都死于营中,他则走运生还。战役完毕,他写下闻名的《寻找生命的含义》,对人的生计作了深入的检讨。
  
  书里提到两点。榜首,人生不免苦楚,但人生寻求的,不是高兴,而是含义,由于唯有含义,才足以助人忍耐和逾越磨难,生计和斗争下去。第二,人生寻求的方针,不该是一己的成功和财富,而是大于一己的方针,由于唯有大于一己的方针,才真有含义,才能让人在人生挣扎之中,仍能坚持期望,斗争下去。譬如在集中营里,还能坚持期望,生计下去。
  
  回头再看孔子。孔子最大之乐,在于乐其学。“学”包含了肄业的进程和肄业所得的成果。孔子15岁立志肄业,自此一生再不废学,他学到的是什么?他学到的,能够说是“道义”(仁道、仁政)。道义这样的东西,怎能成为孔子所乐之物?
  
  本来,孔子所在的春秋之世,正值全国大乱,原有的思维文明全盘崩坏,孔子立志为学,为的便是要找出救治全国的办法。他最终找到了仁道和仁政,他坚信这是救治全国的办法,所以他乐其所学,乐其所发现的“道”,而且一生用力于“行道”。到了晚年,从55岁到68岁,仍奔波于列国之间,要将他的道,推广于世。
  
  所以,他关于有时机学而时习之,就觉得高兴;如有同路者一同学习,當然高兴,就算没有人知道他的学识,他也不会觉得不高兴。
  
  所以,当他遇到困难时,尽管只能“疏食饮水”,却不阻碍他的乐其学。当他带着学生在陈蔡之间绝粮之时,困厄如丧家犬之时,子路问他,正人会这样赤贫的吗?他回答说,正人是会这样赤贫的,但重要的是,正人固穷,却不改其乐。
  
  所以,当他心中有担忧之时,却能够用乐去忘忧。孔子不可能没有担忧,他忧全国,忧文明,忧国忧民,但种种担忧,却阻碍不了他乐其学,以及乐于运用他的道,去救国救民救文明。这是他乐以忘忧的精力布景。
  
  以弗兰克尔所说的逾越一己的方针去看,孔子期望推广仁道仁政,肯定是逾越一己的,这是以他人和国际作方针的寻求,可是这种含义的寻求,却足以让人乐在其间,乃至知其不可而为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