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其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随礼风云

[新传说] 随礼风云

时刻:2019-10-18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我在县中读书时,有个联系很铁的同学,姓李,木子李,单名一个准字,规范的准。时隔三十年,想不到李准给我发来请柬,说是一月八日,他女儿喜结良缘,在县城的皇轩大酒店举办婚礼。
  
  这天,在县城汽车站,我迎面碰到另一个三十年未谋面的同学张进。他传闻我去李准家喝喜酒,也要去。由于他儿子成婚时,李准很谦让地不请自到送了情面。但是,张进身上没带钱,向我借了800元。
  
  到了酒店,只见门前宽广的空地上,安放了两个很大的用鞭炮组成的红心图画,我心想:李准发财了,把女儿的婚事搞得这么盛大。刚想跟着张进走进大门,只听鞭炮齐鸣,回头一看,十几辆婚车顺次而入。我张望了一瞬间,发觉不见了张进,就匆忙进去。
  
  只见大门两头各设一个报到席,不必想,今日有两户人家一同在这儿举办宴会。那么哪个报到席是李准的呢?我扫了周围一眼,未见了解的人。正在左右为难之际,左面报到席上一位胖乎乎的美人朝我点了允许。我走近一步,问了问,美人笑得愈加绚烂,连声说:“不错不错,是是是。”她指了指报到簿,“请签上你的台甫。”我工工整整地写上自己的姓名:陆敬之。
  
  美人接过我的红包,随手拿起嘉宾登记册,找了几遍,抬起头不好意思地问:“请问陆先生,您与李准……”“哦,我与他是三十年前的老同学。”“怪不得……”美人又是一笑,在登记册的后边添上我的台甫,“玫瑰厅,里面请。”
  
  我正往里面走,刚好看到张进在左顾右盼,左右徜徉,就拉着他一同进去入座。
  
  酒喝到一半,忽然有人朝我肩头上拍一记,说:“小六子,什么时候到的?”本来是李准。我说与张进一块儿来的,李准却说:“不可能,上菜前我还问过报到台,说独缺你小六子没有到。”由于登记册上没有我的姓名,心里多少有点不酣畅,我说:“你是真心实意请我仍是虚情假意?”李准眼睛一瞪,说:“什么意思?”“真请我为什么登记册上没有我的姓名?”
  
  “胡說八道!登记册是我亲身弄的,他人我能够忘掉一百个,你小六子最讲义气,帮了我很大的忙,我永久不会忘掉!”说完,李准定定地望着我,忽然开怀大笑,“小六子啊小六子,你人未老已发呆。今日有两家人家举办婚礼,十有八九你弄错了。你在哪个报到台上报到的?左面那个,仍是右边那个?”
  
  附近几桌的人听到对话,都猎奇地看着我。我也真的认为自己送错了情面,如同做了贼被当场捉住,羞得满脸通红。正在为难之际,忽然看到那个胖乎乎的美人在大厅里络绎,我说:“便是左面报到台上的这个美人招待的。”李准一愣:“那肯定是我侄女搞错了,对不住,喝酒喝酒,吃菜吃菜,招待不周,慢待慢待!”他拍了拍我肩头,朝别桌敬酒去了。
  
  这时,坐在我周围的张进拉了拉我的衣角,悄悄地说:“假如你没有弄错,那肯定是我弄错了。你说是大门左面的报到台,我其时是在右边的报到台上报到的,咱们两个人总有一个出了洋相。但我问清楚的,对方很肯定地说是李准家女儿婚庆。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
  
  咱们正疑问之际,李准与胖乎乎的美人一同过来了,李准说:“小六子,对不住,怪我含糊,平常喊惯了小六子,这登记册上随手也写了小六子。也怪你,签小六子不就行了?弄个陆敬之这么酸溜溜的姓名,啥人还记得?我来打个招呼,请你安心吃酒啊!”
  
  我的台甫叫陆敬之,上学报名、上户口、拍身份证用这个姓名。平常,一切人包含同学都喊我乳名:小六子。
  
  无意间闹出个笑话,咱们说说笑笑很高兴,唯一张进郁郁寡欢,他又悄悄地跟我说:“如此看来我真的送错了红包,怎么办?去讨,有点难为情;不讨,要给李准补上一份情面。不然,白吃酒算什么呀!”
  
  补情面又要钱。我翻了翻钱包,没有更多的钱了。正束手无策呢,进来一个风姿潇洒的小伙子,大声说:“对不住,这边的各位亲朋好友,打扰一下,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位叫张进的人,假如在的话,请你挥一挥手,咱们有一份纪念品要送给你。”
  
  “在在在。”李准抢声应对,“张进,张进!”张进一脑子糨糊,生硬地举起手摆了摆。
  
  小伙子手捧一束鲜花走到张进面前,说:“这束鲜花是咱们厉镇送给你的,他对你的热心表明感谢……”张进一头雾水:“等等,你说是谁送我鲜花?”
  
  “厉镇、厉镇呀!”“哪个厉镇?”“本镇镇长厉德龙呀!厉镇女儿今日举办婚礼,厉镇刚从国外调查回来,他对一切宾客的贺礼一概交还。因厉镇与张进先生素昧生平,所以特别派人买了鲜花表明诚心的谢意。”张进接过鲜花,手心里还多了一个红包。
  
  本来,李准与厉镇在本地方言中读音相同,所以,张进在报届时,对方的经办人员误听为厉镇,很肯定地收下了红包,幸而厉镇长退礼给他解了围。世人齐刷刷地望着满面通红的张进,笑声一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