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时方位: 主页>故事会> [民间故事] 双眼井

[民间故事] 双眼井

时刻:2019-10-22 来历:admin 点击:

  早年,丰集镇上有个李员外,他为人宽厚,乐善好施。在他家院墙外侧,有一口双眼井。
  
  这双眼井,其实是一口井上有两个井口,东西摆放。东面那口被称为有钱人井,井边放置了一个铁盒,有钱人来吊水,一担一文钱,自己把钱放到铁盒里就成;西面那口被称为贫民井,老大众吊水,分文不取。
  
  这双眼井里提出来的水,甘洌清甜,非常好喝,镇上的富户每天都会派家丁过来吊水,生意很是兴旺,这难免让人眼红。最眼红的人,莫过于镇上的王二。王二这几年经商,发了点小财,见李员外的井水生意这么好,不由也打起了歪主见。
  
  这天,王二请来了打井师傅,要在自家院门外打一口井。同乡们都赶来看热闹,李员外传闻后也赶了过来,说:“功德啊,同乡们又多了一个吊水的当地,省得在我家井边排队了。”
  
  王二冷笑道:“李员外,你就不怕我抢了你家生意?”李员外听了一愣,笑了笑没说啥。
  
  井还没打完,王二又找铁匠打了个大铁盒子,放到井边,盒子上挂把大铁锁。他想着今后就能开盒取钱了,不由乐坏了。他还往外放了风,说是和李员外相同,每担水一文钱,仅仅他不论有钱人仍是贫民,通通收取。他是这么想的,李员外家在镇子边上,他家却在镇子中心,到他家吊水可省去不少力气,不愁没人来。
  
  没过多久,水井就打成了,王二吊上一桶水来尝了尝,那井水清甜甘洌,和李员外家的一模相同。他兴奋地拿了把锣,在大街上边敲边喊:“同乡们,我家的井打成了。三天之内,大伙随意吊水,分文不收。”
  
  同乡们听了,蜂拥而来,在井口外排起了长队,王二不由暗暗满意:这三天里先让同乡们尝点甜头,过几天就不愁他们不来了。
  
  到了第四天,天刚蒙蒙亮,王二就起了床,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,只等着收钱。但是,同乡们挑着水挑子,仍然到镇子边上的李员外家去吊水,没人在他家井旁停下来。要说那些困苦同乡倒也罢了,究竟去李员外家吊水不花钱,可富户们为何也不肯到他家来吊水呀?他忙拦住一个有钱人家的下人,问道:“你咋不打我家的水?”
  
  那个下人说道:“主家有话,只能打李员外家的水。”说完,他就挑着水挑子急急忙忙地走了,把王二气得在原地直跺脚。
  
  王二干等了一天,一文钱都没赚到,他不由又急又气,百思不得其解:那些有钱人为何舍近求远,认准了李员外家的井呢?王二只好登门拜访那些有钱人。
  
  可问了一圈下来,那些有钱人仅仅唐塞地说,喝惯了李员外家的水,不能简单换水,不然就会不服水土,简单患病。可头三天王二说不要钱的时分,那些有钱人家照样到他家来吊水呀,明显这些话是用来欺骗王二的。王二越想越气,鬼使神差般来到李员外家门外,看着那口双眼井,不觉怒火中烧。他见四下无人,就搬了一块大石头,从井口丢了下去,然后回身就跑了。
  
  第二天,王二正模模糊糊地睡着,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,还夹杂着吵嚷声。王二忙爬动身,开门一看,只见许多同乡挑着水挑子站在他家门口。他揉揉眼睛,问道:“啥事儿啊?”同乡们说,不知道怎么回事,李员外家的井里吊不上水来了,他们只好到王二家来吊水,可王二家的水井上着锁,他们就来敲门了。
  
  王二一听,登时乐了,昨夜他往双眼井里扔了块大石头,刚好堵住了泉眼,水冒不出来,李员外家的双眼井就成了废井。现在镇上只剩他家这一口井,发财的日子来啦。
  
  王二兴冲冲地用钥匙开了锁,掀开井口的铁盖,一个同乡开端吊水,可水桶放进井里,却没听到水声,那位同乡探头往井底一看,惊奇地喊道:“这口井也干了!”王二一听,赶忙扒着井口往下面一看,井底公然没什么水了,同乡们一轰而散。
  
  王二沮丧极了,眼看到手的发财时机竟然没了。不过,他眼球一转,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主见。他马上赶到府衙,状告李员外断了他家水脉,让李员外补偿他家的丢失。
  
  知府邹大人刚刚就任,听王二讲完,就让王二领路,他要親自去现场观察。
  
  很快,一行人来到镇上。邹大人先看了看王二家的水井,问明井干的原因,又来到李员外家门外的双眼井旁。李员外听闻王二把他告了,赶忙过来给邹大人行了礼,说那井为何遽然干了,他真实不知,特意请了打井师傅过来看看。说完,他让打井师傅下井观察。
  
  打井师傅下到井底,一眼就看到了那块大石头。他搬开石头,泉眼通了,泉流马上涌了出来,井里很快就有了水。打井师傅在大石头上系了根绳子,让上面的人拉上去。接着,打井师傅出了井,跟邹大人禀报了石头堵住泉眼的事。
  
  邹大人想了想,回身对王二说道:“快去看看你家井里有水了没。”
  
  王二赶忙回家一看,见井里有了水,就回去禀报了邹大人。邹大人问道:“已然井里已有水,你还告李员外吗?”王二想了想说:“我还要告他。我家的井干了一天,少收了一天的钱。”邹大人淡淡地说:“回府衙审理吧。”
  
  一行人又回到了府衙。邹大人一拍惊堂木,问道:“王二,你家水井干了一天,你想让李员外赔你多少钱?”王二扳着手指头算了一阵,说:“若不是小民家的水井干了,这一天当能卖五百担水,该收五百文钱,就让他赔我五百文吧。”
  
  邹大人听了,冷笑一声丢命令签,怒道:“先打他二十大板,看他还敢不敢信口开河!”
  
  差役们得令,如狼如虎般扑过来拉住王二,王二登时吓得说不出话来。一旁的李员外求情道:“大人,请您先审理解了,再打他也不迟呀。”
  
  邹大人问道:“那请李员外告知他,那口双眼井,你赚了多少钱?”李员外踌躇了一下,慢慢说道:“一文未赚。”王二听完,惊诧地睁大了眼睛。
  
  不等李员外再说话,邹大人接过话头说:“双眼井,一救难,二回报。”
  
  当年,邹大人仅仅个穷秀才,他进京赶考途经丰集镇时,已是身无分文。他到李员外家的双眼井去寻水喝,见井旁的铁盒中有些钱,而铁盒又未上锁,就悄悄拿了一点,当作旅费。后来春闱高中,他被任命为知县,后又升至知府,多年来一向想来李员外家谢恩,一直不有空,近来刚好调任丰集镇所属的沧州府,本想安排好就去谢恩,不料先遇到了双眼井的官司。
  
  这些年,邹大人一向在揣摩双眼井的奥妙,后来还真揣摩出了几分。双眼井,一口让贫民用,那是为了给大众行个便利;另一口让有钱人用,则是为了让有钱人留下些金钱,给遇到难处的人用。罹难之人不必张口跟人借,保住了面子和自负,待难处过了,自然会想办法把钱还回来,救助其他有难处的人。
  
  提到这儿,邹大人从袖袋里掏出几两银子,递给李员外说:“帮我把这几两银子也放到铁盒里吧。”
  
  此刻的王二早已面红耳赤,他小声说道:“李员外,你可把我比下去了,回家我就把井上的铁盖子拆了,让同乡们随意吊水。”
  
  李员外叮咛道:“这双眼井的隐秘不要跟他人说,不然,脸皮薄的人会不好意思去拿钱,保禁绝这难处就过不去啦。”
  
  王二听了,惭愧得连连允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