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爱情文章> 幸福的“能量守恒”

幸福的“能量守恒”

时间:2020-11-24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一
  
  余莉和江涛是经同学介绍相识相恋并步入婚姻殿堂的。
  
  余莉是一所985院校本硕博连读的博士生。江涛本科是双非院校,硕士就读于一所211院校,毕业后,在一家国企工作,工资不高,但工作内容相对简单,比较稳定。
  
  余莉性格急,脾气暴躁。恋爱期间,科研压力、毕业压力较大的时候,总是江涛陪着她开导她,默默地承受着她所有的火气,把她从抑郁的边缘拉回来。江涛脾气好,性子慢,心态好,特能扛事,关键是对她好,忍受得了她的坏脾气。
  
  余莉博二时,同江涛领证结婚了。
  
  毕业后,余莉就进入了一家私企做研究员,待遇是江涛的三倍还多。慢慢地,她心里就隐隐的不舒服。尤其是看到同事家老公既能挣钱,又能顾家,她心理彻底失衡了,于是她隔三岔五数落抱怨江涛。
  
  “让你办个事怎么能这么慢,三分钟你能用三小时!”
  
  “别人家的老公怎么那么有本事,那么能挣钱!”
  
  ……
  
  江涛认为:男人嘛,就该大度包容一点,再说了自己老婆这么优秀能干,压力大脾气大点也没啥,说就说呗,又少不了一块儿肉。因此,刚开始,无论余莉怎样闹腾、怎样说,江涛都照单全收。可时间一长,江涛心里也开始不舒服了,自己这是娶了个老婆,还是娶了个“苛责怪”!当余莉再抱怨他挣钱少、做事慢、没上进心时,他试着沟通无果后,也会嘟囔着回几句。因此,两人大吵没有,小吵不断。
  
  一天,余莉所在团队的一项研究成果被转化投入市场后,效果颇好,公司额外发了一大笔奖金。那个周末,江涛陪着她去逛商场以示庆祝。逛到一家品牌貂皮大衣店,余莉看中了一件,当她看到价格的一刹那,瞬间吸了口冷气,八万八!买不起,总可以试试吧,她让售货的姑娘拿她的尺寸。江涛赶忙阻止:“不好意思,不用拿,这件衣服太贵了,我们不买。”说着,还拉着余莉往出走。余莉憋着一肚子火,但碍于在公众场合,忍着没发作。
  
  回家后,余莉摆个脸气呼呼地不说话。江涛切了一盘水果:“老婆,那貂又贵又不环保,重要的是你穿上,不符合你博士的气质,显得雍容华贵的。”此话一出,余莉立马就怒了:“你什么意思啊,我就是穷酸样儿,配不上那一身名贵的貂呗。”江涛赶紧解释: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,不就一件衣服吗,我们不买何必去试呢?”“这是一件衣服的事吗,是你根本舍不得为我花钱,心里没我。”“这怎么又扯上我心里有你没你了,以咱们的收入水平,买了你也得心疼几年。”不提收入还好,余莉立马冷笑道:“呵,你没本事挣钱,省钱的本事不小。”江涛气急了“你有完没完,一口一个没本事,没本事你嫁给我,你嫁给有本事的去啊。”“我有完没完,你摸着良心说,结婚这两年,我买过什么特别贵的东西没,今天我不过是心情好想试试那件衣服,又没说买,你连试也不让我试,有你这样的老公吗?我倒真想嫁给有本事的人,可是运气不好没遇见!”……
  
  两人谁也不让谁,夹枪带棒吵了个昏天黑地,开始冷战。
  
  二
  
  临近元旦,余莉想起来,她闺蜜夫妇要来这里玩儿,早就约好一起跨年的。于是,她很不情愿地问:“聚会你还去不去?”江涛正想找个机会缓和下两人的关系:“肯定去呀,都約好了,不去多扫兴。”
  
  当天,江涛早早地在一家特色湘菜馆定了包间。虽然两人还有些别扭,但好在都知道克制。因是多年的好友,几人言谈甚欢。酒酣耳热之际,闺蜜感慨起现在处于大变革时期,工作难做,钱难挣,还是江涛余莉夫妻俩好,一个做研究,一个在国企,薪资高,还稳定。余莉并不认同这话:“在国企,领着一份死工资,也没什么大的发展前途,有什么好。你看看江涛,干了好几年,工资变化不大,好不容易能升职了,还被关系户顶替了,下一次也不知道猴年马月;最重要的是,他本来就没什么斗志,现在唯一一点上进心也在舒适的环境中消磨殆尽。”
  
  余莉是只图自己说话痛快,兼是在闺蜜面前,就忘记了“男人的面子”,一番话说得江涛的脸色由讪笑变白,由白变黑,话也不说,光埋头喝酒去了。闺蜜赶紧圆场:“不同性质的单位有不同的好处与坏处,像我老公在私企,那不是当一个人用,是一个人当一个团队用。他做的是文字策划吧,可做的事可杂了,连美工这种技术活都要他干。因为能喝酒,还经常被拉出去应酬,真真成全能型人才了,赚的钱是多,可是熬夜两眼乌青,喝酒患上肠胃炎,身体大不如前。为了身体健康,我们正准备重新找一份稳定点的工作呢!所以还是你家江涛好,工资也不低,身体倍棒,莉莉你就知足吧。”边说还偷偷拉着余莉使了个眼色,余莉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说过头了,也就讪笑着让大家吃饭。
  
  这顿饭吃得是既尴尬又伤人。回家后,江涛沉着脸不说话,倒床上蒙头就睡。余莉让他洗漱,他理也不理,余莉也气:“江涛你个大男人,能不能不要这么小气。”说着,余莉去扯他身上的被子:“赶快起来,一身饭味儿酒味儿,脏死了。”这一拽,连被子带江涛都滚地上了。江涛猛地跳起来:“真是个疯女人,不可理喻,我要和你离婚!”说完,他就拎着被子,砰的带上了房门,去客房睡觉去了。余莉愣在那里了,江涛怎样敢说“离婚”,他怎么有资格说“离婚”,她气愤难平,需要找个人倾诉,于是去了住在同一小区的表姐家。
  
  三
  
  听着余莉怒气冲冲地数落江涛的种种不是,尤其是听到“他怎么有资格说离婚呢?”表姐先是蹙眉,接着叹了一口气:“莉莉啊,你和我当初犯了同一种错误啊!”表姐顿了顿:“我刚工作的时候,工资没有你姐夫高;可这两年,银行的工作越来越难做,工资又是和任务挂钩的,任务完成率不如以前,你姐夫的工资自然低了。恰好,我升职加薪了,加上我兼职做翻译,你姐夫每月到手的工资就是我的零头;而且你姐夫是色盲,不能开车,平时都是我开车办事,接送孩子也是我。有段时间,我心里颇不平衡,觉得既然我什么都能干,赚钱又不差,要他有什么用。于是天天对他冷嘲热讽,刚开始他让着我,可是次数多了,他也就累了,我们的关系一度很紧张,要不是为了孩子,估计早就离婚了。”
  
  余莉嘴巴张成了O型,眼里全是问号:“姐……”
  
  “直到去年,单位体检中,我的乳腺发现三个结,隔段时间再去检查,结又多了,医生让我先吃一周的药后做进一步检查。当时,我真的是特别害怕,害怕自己就要得癌症死了。我甚至都没有告诉他,是他根据药盒,查出来是治什么的药。他告诉我一切都有他呢,那段时间,他陪着我,细心地照顾我,监督我吃药,开导我的情绪,带我去检查。后来确诊为普通乳腺结节,女性的常见疾病,吃几个疗程的药就会好。这一场“惊吓”,让我意识到,我是多么需要他。我也悟出了:其实,夫妻过日子,无论谁赚钱多一些,谁赚钱少一些,都是为了家庭付出,没什么差别。婚姻是存在“能力差”的,只有正确认识这种“能力差”,才能平衡好家庭的生态,才能更幸福。”
  
  听完表姐的故事,余莉恍然大悟。回想起过去的种种,她觉得自己确实是陷入了“能力”误区:用钱来衡量“能力”,用钱来度量夫妻关系,用钱将自己变成江涛嘴里的“苛责怪”,用钱来否认江涛身上闪闪发光的优点……以至于破坏了两个人的幸福生态。
  
  她反思了自己,决定开始改变。
  
  第二天,江涛起床后,发现餐桌上摆着他爱吃的早餐,还有一封精致的“致歉信”。
  
  “致歉信”最后一段是这样的:
  
  婚姻不是势均力敌的较量,而是“能力差”的互相转换,这样才能让幸福“能量守恒”。我愿意改变,正确认识“能力差”,做你的幸福太太,让你成为幸福的老公。还请老公收回昨晚的“离婚宣言”!
  
  江涛端着牛奶,看着信件,欣慰地笑了:“我的小妮子终于开窍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