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888登录官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亲情文章> 怕穿皮鞋的母亲

怕穿皮鞋的母亲

时间:2020-12-28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1
  
  印象中,母亲从没穿过皮鞋,她说穿上就怕,皮鞋太硬,磨脚,哪有自己缝制的布鞋穿着舒服呢?
  
  记得那年第一次领工资,1000元,钱一到手,就毫不犹豫拿出300元为母亲买了一双皮鞋。拿回家,本以为母亲会非常欢喜,没想到她把鞋子翻过来倒过去看了几遍,又用手按了按鞋面,说:“太硬,去退了吧。”我连忙说:“城市里的商场又不是农村小卖部,您以为说退就能退啊?买的时候人家就说了,不能退。”
  
  母亲一怔说:“好几百元,你怎么舍得,我穿,不是活糟蹋吗?”
  
  我知道,母亲是心疼钱,于是故意说:“反正已经买了,退不了,穿不穿,随便您。”
  
  母亲无奈地摇摇头,还是把皮鞋收下了,但好多天过去,却不见她穿。我问:“您为什么不穿呢?”她只是笑,却并不言语。我倒是并不着急,既然母亲把皮鞋收下了,还会不穿?多半是想留着走亲戚的时候展现一下吧。
  
 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,姨妈50岁生日那天,母亲穿的仍旧是她自己一针一线纳的布鞋,难道母亲认为穿布鞋比皮鞋洋气?忍不住,我问了母亲。她仍然轻松一笑:“什么洋气不洋气,我就是光着脚去,你姨妈也不会把我赶出来,那皮鞋,我原本准备穿的,但总感觉它磨脚,太硬,我穿着就怕,所以还是穿布鞋舒服。”
  
  这话,母亲一说,就说了20多年。有时候,尤其是逢年过节时,我都想再给她买一双皮鞋,但母亲不让,还再把老话重复一遍。如果说,以前母亲是心疼钱,但现在我们姐弟都参加了工作,成了家,条件都不错,早就不用她为钱操心了,可她不但不让我们再买,那双皮鞋,她也一次也没穿过。
  
  2
  
  时光在母亲的布鞋底下跑得飞快,一转眼,母亲就要过70岁生日了,大姐和大哥都从外地赶了回来,我们三个人合计,一定要给母亲办一个开心的生日,尤其是要让母亲穿一回皮鞋。
  
  我们把意愿告诉了母亲,没想到她脸一沉,严肃地说:“第一,我的生日不需要大肆铺张,你们姐弟能回来,一起吃个饭,我就心满意足了;第二,你们知道我从不穿皮鞋,那东西磨脚,我怕穿,以前不穿,现在不穿,以后也不会穿。”
  
  我们连忙点着头,大姐说:“行,都依您,饭局从简,皮鞋不买,总可以吧?”母亲这才喜笑颜开:“多和我说说话,比什么都强。”
  
  大姐说:“行,明天我们一边逛街,一边说话,这皮鞋可以不买,但衣服总得买一身吧?”母亲蹙眉,最终总算点了点头。
  
  大街上人头攒动,我们为母亲买了一件羽绒服,一件毛衣,一条裤子。正巧,走到一家鞋店,大姐对母亲说:“我自己想买一双皮鞋,您和我一起进去吧。”母亲微微一笑,直接坐在了鞋店外的长凳上:“你可别想糊弄我,我反正不穿皮鞋,看也不会去看。”
  
  我对大姐投去无奈的眼光,这本是我们三个人事先商量好的,只要母亲上了街,我们自然有方法让她买皮鞋,没想到这老太太精明得很,她连鞋店都不进,我们怎么买?
  
  没办法,我们只好继续往前走,有一家店设计得很温馨,门口还专门立着两位礼仪服务员,我们走到门前时,一位服务员说:“你们一定走累了吧,进去歇息一下,买不买东西没关系的。”大哥对母亲说:“确实有点累了,我们进去坐坐?”母亲犹豫着,但看到两位礼仪姑娘甜甜的笑容,终于松口说:“好,进去歇歇。”
  
  进到店里,看到鞋架上五颜六色的鞋子,母亲才发现这是一家鞋店,她一转身,想出去。大哥一把将她拽住,说:“既然进来了,我们歇一会儿,就是坐坐,不买皮鞋。”母亲将信将疑,迟疑间大哥已经扶着她在一个长凳上坐下了。
  
  大哥说:“这是一家品牌店,鞋子皮质相当好,非常柔软,绝对不会磨脚,要不,给您买一双?”母亲一听,一下子站了起来:“我就知道你打的那点小九九,怎么着,原来是把我骗到这里买皮鞋的?”
  
  大哥连忙解释:“就是路过,巧遇,绝对不是故意,您看这就是天意,买一双吧?”母亲不再嚷嚷,却叹了口气,说:“我知道,你们是一番好意,可是我这辈子都不会穿皮鞋的,我是真怕穿皮鞋,真要买,你们给我买双棉鞋吧。”
  
  既然母亲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我们也不好再坚持。
  
  3
  
  看来,母亲是铁了心。我说:“既然这样,把那双鞋子送给您孙女吧,她的脚和您一样大,37码。”母亲却脸色一沉,一本正经地说:“不送,谁也不送,这鞋子虽然一次没穿,但都这么多年了,就是给她,她也看不上,再说这鞋子是你当年第一次领工资给我买的,我要留着作个念想。”
  
  那日,女儿上班后第一次领了工资,回家时,居然也花400元给我买了一双皮鞋。一穿,大小正好合适,我穿着它在客厅踱了几步,女儿买的皮鞋,穿着就是舒服。看着皮鞋,我忽然想起了母亲,要是母亲当年也穿上我给她买的皮鞋,应该也会这么开心吧?可是,那时候条件太差了,母亲舍不得穿,以致于后来形成了习惯,竟然怕穿皮鞋了。
  
  我对女儿说:“其实,我当年也给你奶奶买过一双皮鞋。”女儿一下来了兴趣,我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她。女儿说:“那究竟是一双什么样的皮鞋呢,我真想看看。”我说:“奶奶收着作纪念的,哪天,让奶奶给你看看。”
  
  女儿却等不及,径直跑去了房间。一会,女儿出来了,她说:“奶奶在午休,我没打扰她,就在箱子里把鞋子找出来了。”那是一双黑褐色皮鞋,鞋头尖尖,鞋面上镶着一朵粉色小花,这是当年最时髦的款式,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,小巧玲珑里还是散发出一股诱人的芳香。女儿说:“这么好看,奶奶为什么不穿呢?”
  
  我说:“是啊,这在当时,已经比较高档了,皮质也很柔软,但你奶奶总嫌太硬,磨脚。”女儿把鞋子拿到近前仔细端详,就像在欣赏一件珍贵艺术品。看得出,她很喜欢。她忽然说:“我穿着试试。”
  
  想阻止已经来不及,她虽然自己怕穿皮鞋,可是她却把这双皮鞋看得非常宝贵。记得那一年,姨妈来我们家玩,正巧下雨,姨妈的皮鞋进了水,于是我提议让母亲把这双皮鞋拿出来让姨妈穿,没想到母亲却拿出了一双布鞋,说布鞋穿着才舒服。我知道,姨妈是城里人,很少穿布鞋的,母亲分明就是想把那双皮鞋保存着。
  
  正思忖间,女儿叫了起来,她的脚居然穿不进鞋子——鞋子太小了。女儿把鞋子拿起来仔细翻看,说:“是37码没错,为什么穿不进去呢?哦,明白了,这不是正规码,最多只有35码,我穿不了,奶奶也穿不了。”
  
  我一下子愕然,这么多年,我竟然一直没有发现母亲不穿皮鞋的真正原因,因为我的粗心,母亲拒绝了穿皮鞋的一切机会,原来她不是怕,而是在维护儿子的一份心。黝黑的皮鞋轻诉着一种蓄积了多年的幽暗之光,就像母親的包容和隐忍,碾过岁月的年轮,无论是在生活拮据的年月,还是在条件优越的今天,她都始终面带微笑,熠熠生辉。